創新的人生
皇冠讀樂論壇


皇冠60週年回饋讀者大抽獎!60萬現金等你來拿! 【公告】關於史蒂芬•金《牠》的換書公告

 
標題: 老馬車伕
guolich (張國立)





UID 538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362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06-6-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6-8 14:44  資料 文集 簡訊 
老馬車伕

人生呀,一定要辦法發洩情緒,否則會被悶死
所以提供一下我的意見 ,嘿嘿,
先讓我發洩 ,別忘了買時報周刊

《孤獨的老馬車伕》           

 先說個故事吧。某位醫生的獨生子剛過世,他的妻子哀傷過度又染上傳染病(白喉),醫生只
得叫家人都住到別的地方去,只留他一人在家裡照顧妻子。此時有人重重的敲他家大門,原來是
個急著求醫的男人,他的妻子重病,希望醫生能出診去救妻子。

 醫生的心情很差,他也不能仍下病床上的妻子不管呀,因此他嚴肅的拒絕,並且很情緒化的責
怪對方,在這種時候怎能硬要他離家出診呢。

 最後實在熬不過,醫生只得跟著男人去看診,到了對方家裡才知道,原來男人的妻子不是患病
,而是要和情夫私奔,故意以生病要找醫生為由,支開她的先生。這時輪到男人哭訴他的痛苦,
當然,老婆跑了、老公被騙,的確也是件悲傷的事。

 兩個男人的痛苦可不可以做比較?到底誰才更痛苦呢? 

 這是十九世紀俄羅斯著名短篇小說兼劇作家契訶夫的作品,小說的名稱是《敵人》(ENEMIES)
。契訶夫還寫了另一個也發人深省的故事《苦惱》,大意是說一個老馬車伕的兒子死了,這個世
只剩他孤零零的一人,他對每一個上他車的客人都情不自禁的說「我的兒子死了」,但沒有人在
意,聽也懶得聽,更別說對老車伕付出丁點的同情了。

 做完生意後,老車伕駕駛著車子回去,在馬廄裡,他撫摸著老馬說:「我的兒子死了。」接著
他崩潰的對著老馬說出他所有的悲哀與痛苦。

 哎,痛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痛苦無人可傾訴。

 在《敵人》中,醫生至少先對來求診的男人把他面臨的喪子、病妻之苦都說出來了,這才讓他
好過一點,能出門去看診。接著醫生接受男人傾訴妻子跑掉的難過,我想,那個丈夫因為對醫生
說出心裡的話,痛苦也會減輕一些吧。

 最可憐的當然是老車伕,他連說的人都沒有,當然,不幸中的大幸,他還有一匹聽不懂他在說
什麼的老馬。

 念高中時,班上有個平常很少說話的同學被人欺侮,教官知道跑來罵人,他並且說了句讓我迄
今仍牢牢記得的話,他說:沒事就裝壞要揍人的傢伙,你們不用怕,他最壞就那德性而已,可是
千別欺侮不回嘴不還手的人,你們不知道他翻起臉來會是什麼模樣。

 壓抑情緒是件很可怕的事,後來那個話很少的同學有天爆炸了,忽然之間他拿起刀片衝上講台
,差點畫在正朝著他講不乾不淨笑話的同學臉頰。

 我在大學時交了個女朋友,兩小無猜吧,因為是同一屆的,她畢業後就業,我畢業後則得當兵
,在那一年十個月裡,女的考了托福、申請了美國大學,原本說好等我退伍後,一起出去念書,
可是當既沒存款,退伍前老媽就病在床上,只好放棄出國,女朋友氣嘟嘟的一個人走啦。

 以後兩人還通信,不過她的地址是郵局的信箱,她說常會換住的地方,郵箱比較方便,我也沒
什麼好懷疑的。幾個月後才知道,原來她在美國也有個男朋友,她去美國之後就住在那個男友家
裡。那時我的感受是被欺騙的恨、失戀的痛、去不成美國的遺憾。那時我在日商當業務員,從早
就騎著機車到處跑客戶、去工廠驗貨,只覺得儘管風迎面撲來、空氣快速的在我周邊流動,我的
前面好像有個透明膜擋住,這個世界和我沒有關係了。

 把痛啦恨的之類的東西揹在身上很辛苦,在某家工廠我坐著發呆,對方老闆問我起什麼肖?終
於有人問我、我終於可以說:我失戀了。那種感覺很爽,然後一口氣把所有的情緒全對著和我根
熟的老闆一傢伙全傾倒出來。那個老闆聽完後既沒安慰我、沒陪我罵那個女孩,也沒請我喝咖啡
,他說的是:

 「厚,講完囉,沒歹誌啊,來,驗貨單上蓋章。」

 騎著機車回台北時,我的肩膀輕了些,風括起的細砂子打到臉上會痛,我仍是這個星球的一分
子。現在把這個很古早的事情再次寫出來,更有解放的感覺。

 契訶夫還有另一篇小說《歌女》,故事中說:

 某有婦之夫和個歌女(那個時代的歌女名聲很不好)外遇,當他正在歌女住處時,老婆殺上門
來,先像潑婦般的大聲斥責罵歌女毀了她的家庭,後來則下跪求歌女把丈夫還給她。這時躲在屋
內的這個死沒道德、死沒良心、死沒膽子的男人忽然醒悟:

 「我的上帝啊,她(指老婆)上流、驕傲、純潔,…居然打算…對這個娼婦下跪!是我把她逼
到這一步的,是我鬧出來的。」

 無論男女,在情感上受騙時都會壓抑,可能不相信這是真的、可能仍深愛對方而期待對方回頭
、可能自尊心受傷害不願承認、可能根本不知如何處理。忍呀忍,終究會有爆炸的時候,也許對
方會像《歌女》中這個男的,懊惱後悔;可能無動於衷,或藉機攤牌,但我覺得發洩出來比較好
,要不然自己揹著太辛苦,再說搞不好會因為發洩而得到解決。

 高中那個不說話的同學,刀片事件後沒人敢再欺侮他,他的話也比以前多了,交了很多朋友。
至於情緒的發洩,其實很簡單,契訶夫《苦惱》裡的老車伕不有匹也很老的馬嘛。

 時報周刊過去有個同事,每到截稿日那天晚上都會跑到廁所裡對著馬桶喊:我受夠了。他不知
道廁所的隔音不好,全辦公室的人都聽到他的聲音。我屬於比較賤的那種同事,都會對從廁所出
來的他說:

 「拉肚子能不能小聲點。」

 嘿嘿,我知道他不會揍我,因為他剛把壓抑發洩掉了。
TOP
corderoloco (剝皮羊)





UID 7935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855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6-6-29
來自 黑羊國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6-9 00:49  資料 簡訊 
果哥拿刀片好危險喔。
為什麼我老是割到的是我自己呢?

“人生呀,一定要辦法發洩情緒,否則會被悶死“
(果哥在暗示要出門了嗎?)
有朋友要出門去馬來西亞玩,問他為和去馬來西亞?(通常會順便去泰國啦,柬埔寨啦,越南的),他說馬來西亞不會有sars類的鳥類過濾性病毒
他是做醫學研究的.....
搞了老半天,他要去看鳥。他家戶長則說是去餵蚊子。
TOP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33521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7-25 03:24 清除 Cookies - 聯絡我們 - 皇冠讀樂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