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玩紙飛機到上太空 夢想教室
皇冠讀樂論壇


《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即日起開始預購,11.28正式發行!

 
標題: 【原創】重生之學習愛你
cherry0426





UID 9852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5-5-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5-17 08:52  資料 簡訊 
【原創】重生之學習愛你

這是一本重生小說

小說中的男主角冷書南重生前是一個只知道占有的人

而且自私自利,生性也有些涼薄,對於所想要的東西是個很固執的人,對不想要的卻可以輕易丟棄

這樣的個性也是來自於現實生活的無情

因為這樣他曾經傷害過本書的女主角白曉凡無數次

也是使得女主角一生悲慘的關鍵

希望大家可以為我的小說,做些評論,無論什麼樣的評論都行,針對劇情或者人物。

TOP
cherry0426





UID 9852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5-5-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5-17 08:58  資料 簡訊 
第一章

  第一章fficeffice" />

  霧色茫茫,冷書南走往前面那座老橋,身邊走過幾個白衣鬼,老橋上有一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他想或許那就是所謂的孟婆吧,他定睛一看,發現孟婆拿了一碗湯給一個白衣女子,那身影很是熟悉,他快上前跑去,問了一聲:「曉凡,是你嗎?」

  女子正要喝下孟婆湯的動作,因為他的一句話而僵了一下,冷書南很是高興,這是不是代表她就是白曉凡?

  那女子並沒有因此而轉過身來,而是一直以背影背對著他。

  「你怎麼會在這裡?」女子的聲音非常冷淡。

  「我是跟著你來的。」當他看到她的屍體被海巡署撈起來的時候,他終於明白什麼叫做痛徹心扉。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我不懂,不懂為什麼連死,你也不願放過我?」生前是如此,死後亦是如此,她不懂,真的不懂······

  「因為我愛你。」冷書南毫不猶豫地出口。

  女子搖搖頭,嘆口氣,:「不,你不愛我,你愛的至始至終都只有你自己一個人而已。」

  「不是這樣的,我愛你,我是真的愛你,不然我又怎麼肯跟你來到這裡?我承認,我對你的愛來得比較,可是你不能因為這樣就我不愛你!」冷書南吼道,任何人都可以懷疑他對她的愛,但是只有她不行!他愛她,愛到連自己的性命都放棄了,所以她不能這麼看待她,對不行!

  白曉凡一口氣灌下了孟婆湯,然後把碗交還給孟婆後繼續走自己的路,不再理會冷書南的怒吼。

  「白曉凡,你別走!你等等我啊!白曉凡!」冷書南想上前去捉住白曉凡,可是一雙固定在地上,怎麼也動不了。

  「年輕人,你要喝了湯,才能過得去。」這時孟婆才道。

  冷書南發狂地吼著:「我不要!我喝了,我就忘了她了,那我就算可以走過去,又有什麼用!?」

  孟婆深嘆了口氣,勸道:「年輕人,等你喝了湯,這些前塵往事你再也記不起來了,自然也就不會傷心了,你還是喝了吧。」

  她在這忘川河已待了幾千年,這期間並不少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剛開始她還會同情這些鬼們,可是久而久之她已經習慣冷眼看待了,這一切再也撼動不了她的情緒。

  孟婆阻止不了冷書南發狂,只好叫來了一些鬼差,讓那些鬼差把他送到閻王殿中。

  閻王殿中,冷書南雙手雙手都被上了鐐,此時他的心情已平復了下來,一顆心卻飛到了白曉凡那兒去了,面對閻王他毫無恐懼之意,只是面如死灰的。

TOP
cherry0426





UID 9852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5-5-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5-17 08:59  資料 簡訊 
第一章-2

  閻王見冷書南毫不關心自己的情勢,不免有些瞧不起他,不過就為了一個女人嘛,竟然為了一個女人在奈何橋上大吵大鬧的,實在是太丟男人的面子了。fficeffice" />

  閻王喝道:「大膽冷書南,你在奈何橋上大吵大鬧,擾亂投胎秩序,可知該當何罪?」

  「······」冷書南不作聲。

  他只想知道白曉凡投胎到了哪去,他也要跟著去。

  閻王繼續道:「冷書南,本王在和你話,你卻不搭理本王,這是什麼意思?」

  「······」冷書南還是不作聲。

  閻王吩咐身邊的幾個鬼差拿來了冷書南生前的資料,約略地掃過了一遍,放下手中的資料,問道:「冷書南,若是本王給你一個重生的機會,你可願好好把握?」

  聽到這話,冷書南立馬有了反應,激動地道:「你真的肯再給我重生一次的機會······?」只要他可以回到還沒傷害白曉凡的時候,他便可以和白曉凡廝守終身,即便那個紀向宇出現了,也不會影響到他們的愛情。

  閻王表情嚴肅地道:「我可以再給你一次重生的機會,但是也就僅此這一次,以後是不會再有了,命運是否會改變就得靠你自己了。」

  閻王一完,冷書南登時覺得邊沒了著地,整個人掉入一片黑暗中。

  其中一名鬼差問道:「閻王,為何你要讓那個男子再有一次的機會?」

  「當我還是人的時候,也跟那個男子一樣,不懂得什麼是愛,結果傷害了身邊許多人,看到他就好像看到過去的自己,要是他的命運真能因此改變的話,我的心也會欣慰些。」一向冷肅的閻王瞬間眼中浮現了一絲柔情。

  陷入一片黑暗中的冷書南,並沒有因此而慌了手腳,在一片黑暗中他看到了好多影像,都是他生前所發生過的事情。

  他看到白曉凡買了他最喜歡的球鞋,要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他;

  他看到白曉凡是多麼盡心盡力照顧他的母親;

  他看到當初他離開白曉凡的時候,白曉凡掉下的眼淚;

  他看到白曉凡穿著一身白色禮服出現在宴會中,那樣子猶如仙子下凡;

  他看到白曉凡挽著紀向宇的手臂,臉上出現的那幸福的笑容,而那時的他內心卻感到十分不是滋味······

  接下來他所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影像,他看到自己吃醋、忌妒,甚至多次陷害紀向宇,就只為了挽回白曉凡的心,可最後他所做的壞事都被發現了,他把白曉凡越推越遠。

  冷書南從一片黑暗中醒來已過了三天,當他醒來時先是一陣驚喜,可沒多久他便從天堂掉下了雲端,閻王雖然讓他重生了,可是這個時間點卻是在他哄騙白曉凡結婚後的一個多月,這時的他已經成功拆散了白曉凡和紀向宇,可是白曉凡卻只是在他的設計下才覺得愧對他,而和他結婚的。

  他不禁感到一陣懊惱,既然閻王都讓他重生了,為何不讓他重生到白曉凡還愛著他的那時候呢?

  正當他蹙著眉頭時,房門忽地被打了開來,躺在床上的冷書南趕緊回過神來,進來的是白曉凡和他的母親冷凝曼。

  他恰好與白曉凡的目光對視,白曉凡一陣尷尬,於是對冷母說道:「媽,我去替書南煮個稀飯。」

  冷凝曼慈愛地點了點頭,看著白曉凡關上門走了出去,旋即臉色一變,冷母蹙著眉頭走到兒子身旁,問道:「你何時才要對曉凡說實話?」

  為了贏回白曉凡的心,他特地在眾人面前演了一齣戲,讓大家以為他為了白曉凡,失去了自由活動的雙腳,藉此增加白曉凡的愧疚,開始冷母並不知情,一直到了成婚當天,他看到紀向宇纏著白曉凡,那時一時太生氣了,腳微微動了下,讓眼尖的冷母看到了並且發現了他在說謊。

  「媽,我會對曉凡說實話的,可是不是現在。」至少得等到紀向宇和邱靖萱在一起後,他才能對曉凡實話實說。

  冷母只當兒子是在敷衍自己,內心十分不悅同時卻又感到擔心。

  「書南阿,要是你說不出口,不如讓媽去說,媽會跟曉凡說請她給你公平追求她的機會,曉凡那麼善良一定會原諒你的。」冷母勸說。

  「媽,不要,你去說的話,曉凡更加不會原諒我。」他這次重生決不會再像上一世一樣,讓別人當著曉凡的面戳破他,要說也是他自己說出口。

  「那你何時要說?」冷母問。

  「大約再一個月吧。」記得上一世,紀向宇和邱靖萱是在這個時間點才越變越親密地,而曉凡也是因此才徹底死了心的。

  冷母抿了抿唇,既然兒子都說一個月後會親口和曉凡說,那麼應該是真的,她這時跑去和曉凡說了實情,反而會破壞他們夫妻情感。

  母子二人不再聊這些煩心事,反倒是聊起了一些生活的瑣事,沒多久白曉凡也進房了,手上還端著剛煮好的稀飯。

  白曉凡吹了吹稀飯,白湯匙朝著冷書南的嘴餵去,這時冷書南一陣感動,即便這時候的白曉凡已經不愛他了,卻仍是願意當一位好妻子、好太太,並且全心全意地照顧他,只可惜上輩子的他太過忌妒紀向宇,結果反而沒看到其實白曉凡已經很認真在努力修補他們的感情了。

  喝了一點後,冷書南道:「曉凡,謝謝你。」

  白曉凡一,「謝我什麼?」

  冷書南握住白曉凡纖纖玉手,道:「謝謝你留在我身邊,謝謝你不離開我。」

  「這是我該做的,因為我是你的妻子。」白曉凡淡淡著,語氣中卻有著不容人懷疑的堅定。

  看著他們氣氛融合,冷母也替他們感到開心,她是打從心底的喜歡曉凡這個女孩,也一直很希望曉凡可以當她的媳婦,如今美夢成真,可卻是建立在謊言之上,她不敢想像當曉凡知道了事實後,這一切會變成怎麼樣。

  冷書南這時不敢期盼什麼,只希望時間可以永遠停留在這一刻,讓他多享受一些他想要的生活。

TOP
cherry0426





UID 9852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5-5-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5-17 10:26  資料 簡訊 
第二章

  第二章fficeffice" />

  冷書南坐在輪椅上,筆記型電腦擺在桌上,他正在用視訊開會中。

  「冷總裁,關於那個醫院標案的事情,你考慮得如何?我們冷氏該不該參與?」電腦另一端的人是冷書南最信任的下屬秋易一。

  「要,我們當然要參與。」冷書南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說起那個標案,他想起了前世那個標案最後是被紀向宇給標走了,不得不說,紀向宇確實是個人才,其實那個標案他上輩子出標的金額是跟紀向宇一樣的,可是當初他卻因為忌妒,所以故意阻撓不讓他去參加標案,最後這件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了,他也因此喪失了標案的資格。

  他和白曉凡的關係也是因為這件事情而越變越惡劣,甚至到了最後無法挽回的餘地,這次他不會再做相同的事情了。

  和秋易一討論完後,白曉凡端著一盤哈蜜瓜出來。

  「我切了哈密瓜,你要吃嗎?」白曉凡問。

  「好阿,媽呢?」

  「媽和幾個朋友去逛街了,可能要很晚才會回來。」

  白曉凡拿著叉子,刺了一塊,拿在冷書南面前,餵了他幾塊。

  半響後,他突然說:「紀向宇和我都要參加一個標案,你可以幫我嗎?」

  提到紀向宇的名字,白曉凡動作一僵。

  「你家是開醫院的,這方面的事情你應該很懂,到時候標了下來,你也可以來幫我的忙。」他想趁這個機會把白曉凡和紀向宇之間的關係,做一個了斷。

  「你······一定要去標嗎?」白曉凡清楚紀向宇最大的夢想是開一家屬於自己的醫院,她已經虧欠紀向宇很多了,因此她私心的希望冷書南能夠退出這個標案。

  「我一定要去。」冷書南堅定地說。

  「對不起,我不能去幫你的忙,你要去標案,我並不反對,但是我只會留在自家的醫院裡幫忙。」白曉凡很直接地說。

  白曉凡不是一個喜歡拐彎抹角的人,更不喜歡拖泥帶水,而且很有自己的原則,一旦決定了,便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

  可唯一一次卻是因為道義,七年前她以為是冷書南背叛了她,後來遇到了紀向宇,她和他在一起很開心、無憂無慮的,卻沒想到她以為的小三玉采蓉,竟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告訴她冷書南會離開她是因為他生病了,她不想相信,卻不得不相信。

  她是一個對於感情有潔癖的人,絕不能容忍背叛這種東西存在,更不會願意那個先背叛的人是她自己,而後冷書南卻還為她失去了一雙腿,所以她毅然決然回到了冷書南身邊,捨棄了紀向宇。

  冷書南瞬間湧氣一股怒氣,卻硬生生地忍住了,他不能和曉凡吵架,不能再次重蹈前世的覆轍。

TOP
cherry0426





UID 9852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5-5-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5-17 11:04  資料 簡訊 
第二章-2

  第二章

  臥房內,白曉凡坐在梳妝台前,漂亮的秀眉緊緊打著死結。

  坐在床上的冷書南用手支撐著身子,硬是要起來,見狀,白曉凡走了過去,扶起他的身子。

  「你要起來,可以告訴我。」

  「你怎麼了?為什麼這麼不開心?」冷書南的大手,撫著白曉凡皺起的眉頭,不解地問。

  白曉凡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光。

  「是我媽,她打電話來說,要我們明天回娘家一趟。」

  提起白家人,冷書南想起上輩子的時候,他欺騙白曉凡的事情當眾被揭穿後,曾經白曉凡讓他以為只要他幫她得到白氏,她便願意原諒他,回到他的身邊去,只是到最後他幫忙她得到了,她卻沒有回到他身邊,反而越來越墮落。

  「你跟你家人到底怎麼了?」上輩子他不明白,這一世他一定要搞清楚這件事情。

  「這不重要,反正她要我回去,我就回去,也僅僅是如此罷了,我與白家除了血緣關係外,不會再有任何交集。」白曉凡冷冷地說著。

  冷書南有些落寞,一直以來她都不肯告訴他,她們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她的前男友紀向宇卻對他們家的事情瞭若指掌,這讓他有些不舒服。

  白曉凡並未錯過冷書南那落寞的神情,對此她有些驚訝,過去的冷書南從未想過要真正了解她,過去當她愛著他的時候,也曾經想要告訴他,她有多麼孤單、害怕,可是那時候的冷書南對她的態度總是忽冷忽熱,所以她怕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了他,他反而會因此不耐煩。

  她失去他的七年一直活在痛苦中,七年後她遇到了小時候的死敵--紀向宇,她整天和他吵架,甚至是捉弄他,這讓她不再那麼地痛了,而紀向宇也會因為她的不開心,而想辦法逗弄她到高興為止,所以她肯打開心房告訴他,關於她和家人之間的事。

  「你真的想知道嗎······?」白曉凡不確定地問。

  「你肯告訴我嗎?」他不是給一個肯定句,而是一個肯定到不行的問句。

  這時她遲疑了,或許她真該把過去的事情都給忘了,既然已經回到冷書南的身邊,她是該對他誠實的。

  「好,我說······」

TOP
cherry0426





UID 9852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5-5-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5-23 16:45  資料 簡訊 
第三章

 「你還記得我有一個妹妹,叫做白曉苓嗎?」白曉凡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寂廖。

  冷書南點點頭,在他的印象當中白曉凡確實有一個妹妹,只是他對白曉苓的印象並不深,記憶中兩次見過面而已,一次是在他和白曉凡的婚禮上,另一次則是在股東會上。

  「從小曉苓身子便不好,據說是在母體內的時候,她的營養吸收不好,打從她出生開始,父母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記得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嗎?那時幾個學弟妹在玩追逐遊戲,結果撞到了我,我掉進了水池中,是你把我救起來的,那時候你把我送到醫院,其實當時我媽接到電話有來關心,可是她卻又接到曉苓發燒的消息,於是丟下我便走了。」白曉凡說著。

  白曉凡繼續說道:「從那時起,我和我的父母便開始疏遠了,我再也不親近他們了,因為無論如何他們總是會在我最需要他們的時候,狠狠地一把將我推開。」

  也是從那時起,她把自己所有的希望全都轉移到這個下水救了她的男人身上,她覺得即便所有人都不愛她也無所謂,只要有冷書南就好了,然而她沒想到的是,冷書南才是她悲劇的開始。

  冷書南恍然大悟,難怪、難怪那個時候白曉凡會這麼崩潰,她和家裡關係本就不怎麼好,而那時候他為了和她在一起,竟然也聯合她家裡的人逼迫她。

  忽地,他的腦海中閃過前世的畫面。

  他想起前世,他被人揭穿了自己裝殘廢的時候,白曉凡打了他一個耳光;

  他想起前世,白曉凡曾經欺騙過他說:「你希望我原諒你嗎?可以喔,只要你幫我得到白氏,那麼我就原諒你。」;

  他想起前世,白曉凡殘忍地對他說:「要我原諒你,除非你、死、掉。」,他忽然好害怕,好害怕白曉凡在知道自己是裝殘後,又會變成前世那個樣子。

  「書南,你怎麼了?」白曉凡在他面前上下揮了揮手。

  此時的冷書南陷入前世的回憶中,壓根兒沒注意到白曉凡的動作。

  白曉凡叫了已經不知道第幾次了,這時冷書南才回過神來。

  他看著白曉凡一臉擔憂地看著他的神情,努力地告訴自己不會有事的,那都已經是上輩子的事情了,同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再說了,閻王讓他回到過去,不正是因為要修正他的錯誤嗎?

  上輩子他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得要自私地為自己著想,從未想過要去了解白曉凡,但現在他已經瞭解了白曉凡和白家的關係,他相信只要他一步步慢慢來,一定可以避免讓後面的事情發生。

  「書南,你究竟怎麼了?」白曉凡擔憂地問,通常冷書南會發呆這麼久,就代表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這讓她不禁有些憂心。

  「沒事。」冷書南盡力讓自己不要過於緊張。

  「真的嗎?」很顯然地,白曉凡仍是不相信。

  「曉凡,我們睡覺吧。」冷書南一把抱住白曉凡,將她抱得緊緊地,很怕一個不小心就讓白曉凡又跑了。

  白曉凡感受到冷書南的不安,雖感到奇怪,可是轉個彎想,該不會是失去了雙腿,才讓冷書南這般不安吧?

  這是唯一可以解釋冷書南這般不安的原因。

  一整個夜晚,冷書南都緊緊地將白曉凡抱在懷裡,白曉凡睡得沉了,可冷書南倒是一點也睡不著。

  隔日白曉凡和冷書南來到了白家,白曉凡按了按門鈴,出來接的人是白家女主人──程雨蓮。

  打開門那剎那,程雨蓮雙眼定睛看著白曉凡,那雙眼不再像過去一樣淡漠,反而充滿著柔情。

  「我和書南只能來一下,等等我們就會離開了。」白曉凡冷淡地說著。

  程雨蓮瞬間有些落寞,「曉凡,你們需要那麼趕忙?能不能多停留會兒?你可以多陪陪我和你爸爸說說話,還有你妹妹──」

  程雨蓮還未說完,就被白曉凡打斷了話,「不行,等等書南還要去做復健,我們已經預約好時間了。」

  程雨蓮的一反常態,讓白曉凡很不適應,要不是知道她這個母親眼裡只有妹妹,她還真要以為這個母親是打算要負起一個母親的責任,好好地對待她這個女兒了,反正母親會這樣對她,還不是因為她嫁給了冷書南,因為白氏需要冷氏的金錢支援,才可以發展更多的事業體系。

  冷書南拉了拉白曉凡的手,看向程雨蓮,說道:「媽,不如我們先進去說說吧。」

  程雨蓮點點頭,道:「這樣也好。」

  進到屋內,白曉凡只見到白曉苓和父親──白柏人坐在餐桌前,餐桌上擺著各式各樣的菜式。

  一頓飯吃下來,誰都沒有出聲,程雨蓮也只是時不時地把一些小菜夾給白曉凡,白曉凡沒有拒絕只是冷淡地說了一聲謝謝。

  冷書南要復健的時間也快到了,正當白曉凡打算道別的時候,程雨蓮卻先將冷書南帶到了書房,說有事情要和他說,還不讓她跟著過去。

  本來她還有些不放心,但是想著最希望她嫁給冷書南的就是這對血緣上的父母,想來他們也不會去為難他,於是便沒多想,自己先在客廳坐著。

  「媽,你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的?」冷書南不解地問。

  「好,那我就說了,我知道你的腳好好的,根本一點事兒也沒有,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和曉凡離婚。」這些話是程雨蓮想了好久,最後才決定鼓起勇氣說出來的。

  打雷就在這麼一瞬間,冷書南的心情就好像忽然遭到了炮擊一般,與其說驚訝的成分多,還不如說疑惑的成分占更大部分,上輩子的時候,程雨蓮根本什麼也不知道,甚至連他和白曉凡曾經交往過也不知情,又怎麼可能會知道他是裝的?

  等等,這麼一想,難道說、難道說······程雨蓮也一樣得到了重生?

  程雨蓮此刻的心情是緊張的,她知道冷書南這個男人是多麼地不擇手段,她也害怕過要是把這件事情給戳破了,那麼她會遭受到怎麼樣的報復,可是為了女兒的幸福,她還是決定要把事情說出來。

  「你、你該不會,也和我一樣得到了重生?」

  程雨蓮哀求著:「是,我也是重生來的,所以我求求你,求你放過曉凡,放過我的女兒。」

  她不想再經歷上輩子同樣的事情,她的丈夫被曉凡活活氣死,而小女兒被綁匪給殺掉,就剩一個怨恨著她的女兒,那時她也同樣恨著這個女兒,覺得真正該死的應該是這個女兒才對,可是當她被通知白曉凡死了的時候,她卻覺得自己的心並沒因此感到快活,反而狠狠地被撕裂了開來。

  在後來她就後悔了,她活著也沒任何意義,決定跟隨著女兒一塊死去,然而就在她要接近奈何橋的時候,卻看見了女兒和冷書南發生爭執,後來她看到冷書南被抓走,於是她也跟著過去了,冷書南被閻王送回了過去,而她也在閻王殿跪了十天十夜,終於求得重生的機會。

  這一世重來,她怎麼樣也不會再讓冷書南傷害她的女兒了!

TOP
cherry0426





UID 9852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5-5-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8 15:31  資料 簡訊 
第四章 前世-1

  第四章 前世-1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日,他的幸福就是從那時開始,卻也是被他自己所毀掉的。

 

  「冷書南跟我交往,好不好?」白曉凡穿著一襲白裙,手中拿著一封情書,笑著臉問道。

 

  「我不認識你。」冷書南冷冷地回道。

 

  「沒關係阿,我現在自我介紹,我叫白曉凡,今年十九歲,大一新生,就讀四班,我是護理科系的學生。」白曉凡傻笑著說。

 

  他蹙眉頭道:「可我還不想交女朋友,而且我現在也沒這個閒工夫。」

 

  那天他拒絕了這個女孩的告白,後來他從好友那兒聽說,那個女孩是白氏的千金大小姐,當下他只覺得自己成了那千金小姐暫時玩玩的玩具罷了,過不了多久,那千金小姐就會膩了的。

 

  他給人的感覺一向是酷酷的,所以有不少女孩子十分迷戀他,而在那一天卻發生了一件事情,也因此他和白曉凡越走越近。

 

  冷書南當天剛到學校不久,就被高年級的學長叫了出來。

 

  「學長,請問有什麼事嗎?」冷書南仍是一副冰塊臉。

 

  他根本不認識眼前這個兇神惡煞的學長,他感覺得出來,這個學長找他一定沒好事。

 

  那學長陰險地看著他,恨恨地說道:「果然長得一副小白臉樣,怪不得林音為了你和我分手。」

 

  「林音學姊?我和林音學姊沒有任何關係,學長不該找我的。」冷書南說道。

 

  林音這個人,他是認識的,林音是他同科系的學姊,曾經和他表白過,不過他已經拒絕她了,卻沒想到林音學姊竟然給他惹了這麼一個大麻煩。

 

  「你放屁!若不是你這個小白臉來勾引她,她怎麼會離開我!?冷書南你給老子等著!老子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那學長落下狠話,然後離開了。

 

  他至今仍然記得那個學長名字叫做黃平,他的父親是學校董事之一,從那天以後,他在學校就不停地被人找麻煩,甚至考試當天,他的抽屜中還被人塞入了小抄,那小抄上的筆跡和她的筆跡十分相近,他知道這是黃平的報復。

 

  那些有錢人就是這個樣子,只要事情不如自己所想的,那麼便會使盡各種手段迫害他人,這件事情鬧得很大,他幾乎都要被強制退學了。

 

  可是就在他要踏出校園的那一天,白曉凡卻突然廣播全校,她說道:「插播一下新訊息,冷書南、冷書南你不用離開學校了,這件事情學校已經查清楚了,做小抄的人並不是你,而是黃平要報復你所做的事情,你現在快來校長室,我讓校長還你一個公道。」

 

  後來他到了校長室,那黃平心不甘情不願地向他道了歉,並且允諾以後不再找他的麻煩,他清楚地知道黃平是因為畏懼白家的勢力,所以才向他妥協的,那時他的心情非常複雜。

 

  從那天以後,所有人看到他都等同是看到白曉凡一樣,每個人遇見他就會禮讓他幾分,而這一切都是為了白氏,也因此他名正言順成了眾人眼中白曉凡的男朋友,這個標籤一直到入了職場後還死死地貼著。

TOP
cherry0426





UID 9852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5-5-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8 16:01  資料 簡訊 
第四章 前世-2

  第四章 前世-2

 

  還是學生時,冷書南和白曉凡便經常為了打工的事情而吵架,冷書南那時是靠著獎學金上大學的,平日裡他還會兼職其他打工,例如:服務生、清潔工······

 

  白曉凡總說著:「你的能力明明那麼好,為什麼要去當什麼服務生還有什麼清潔工?那太污辱你的能力了,要不這樣,我們公司有一些可以外文翻譯的工作,你要不要做?」

 

  每當白曉凡這麼說時,他總是會不自覺地動了怒氣,不管他做什麼工作那都是他的自由,白曉凡有什麼資格可以批停他的工作?

 

  後來有一次,他的母親生了大病,需要開刀動手術,但手術費卻不便宜,那時白曉凡二話不說,就替他母親安排了執刀醫師,當時他是感激她的,一直到後來他母親痊癒後,他母親總是一口口不忘了白曉凡的恩典,總說要他順著白曉凡一點,這才讓他慢慢忘了當初對她的感激。

 

  進入職場後,他與白曉凡更是疏遠的厲害,每次都是白曉凡來找他,他從未去找過她。

 

  再後來,他遇到了一個柔弱的小學妹叫作玉采蓉,那玉采蓉十分懂進退,也知道在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知道怎麼樣才不會惹惱了他,所以在他賺足了資金後,他把那筆手術費還有從前白曉凡送給他的生日禮物,全數的還給了她,並且帶著玉采蓉還有冷母一塊到了國外去。

 

  剛開始在國外那段期間,所有的事情都照著他所想的那樣發展,他投資的眼光一向看得準,而且為了在國外發展,他對國外的企業做過不少研究,當時他將玉采蓉養在家裡,並不打算讓她出外工作,他只希望玉采蓉能夠在家裡討得他母親歡心。

 

  冷母一直很喜歡白曉凡,所以在得知冷書南拋棄了白曉凡後,對兒子十分冷淡,對玉采蓉更是愛理不理的,事後玉采蓉曾為此向他抗議過,玉采蓉想要和他一起打拚事業,而不是在家裡討好一個根本不可能會喜歡她的婆婆。

 

  冷書南雖然疼愛玉采蓉,卻也是顧及母親感受的,因此並未答應玉采蓉的要求,這也導致了後來玉采蓉向外發展的原因之一。

TOP
cherry0426





UID 9852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5-5-16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8 16:08  資料 簡訊 
第四章 前世-2

  第四章 前世-2

 

  還是學生時,冷書南和白曉凡便經常為了打工的事情而吵架,冷書南那時是靠著獎學金上大學的,平日裡他還會兼職其他打工,例如:服務生、清潔工······

 

  白曉凡總說著:「你的能力明明那麼好,為什麼要去當什麼服務生還有什麼清潔工?那太污辱你的能力了,要不這樣,我們公司有一些可以外文翻譯的工作,你要不要做?」

 

  每當白曉凡這麼說時,他總是會不自覺地動了怒氣,不管他做什麼工作那都是他的自由,白曉凡有什麼資格可以批停他的工作?

 

  後來有一次,他的母親生了大病,需要開刀動手術,但手術費卻不便宜,那時白曉凡二話不說,就替他母親安排了執刀醫師,當時他是感激她的,一直到後來他母親痊癒後,他母親總是一口口不忘了白曉凡的恩典,總說要他順著白曉凡一點,這才讓他慢慢忘了當初對她的感激。

 

  進入職場後,他與白曉凡更是疏遠的厲害,每次都是白曉凡來找他,他從未去找過她。

 

  再後來,他遇到了一個討喜的小學妹叫作玉采蓉,那玉采蓉十分懂進退,也知道在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知道怎麼樣才不會惹惱了他,所以在他賺足了資金後,他把那筆手術費還有從前白曉凡送給他的生日禮物,全數的還給了她,並且帶著玉采蓉還有冷母一塊到了國外去。

 

  剛開始在國外那段期間,所有的事情都照著他所想的那樣發展,他投資的眼光一向看得準,而且為了在國外發展,他對國外的企業做過不少研究,當時他將玉采蓉養在家裡,並不打算讓她出外工作,他只希望玉采蓉能夠在家裡討得他母親歡心。

 

  冷母一直很喜歡白曉凡,所以在得知冷書南拋棄了白曉凡後,對兒子十分冷淡,對玉采蓉更是愛理不理的,事後玉采蓉曾為此向他抗議過,玉采蓉想要和他一起打拚事業,而不是在家裡討好一個根本不可能會喜歡她的婆婆。

 

  冷書南雖然疼愛玉采蓉,卻也是顧及母親感受的,因此並未答應玉采蓉的要求,這也導致了後來玉采蓉向外發展的原因之一。

TOP
molly4764267





UID 99953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91
閱讀權限 0
註冊 2016-5-15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6-5-27 14:24  資料 簡訊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10562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6-23 10:16 清除 Cookies - 聯絡我們 - 皇冠讀樂網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