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玩紙飛機到上太空 夢想教室
皇冠讀樂論壇


《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即日起開始預購,11.28正式發行!

 
標題: 【跩妙】寄生(20120619更新第十八章)
kaoru821101 (專業潛水﹋夙)




UID 1777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4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Inside World.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1-25 22:09  資料 簡訊 
【跩妙】寄生(20120619更新第十八章)

噢,好......夙做了一件很可恥的事情(掩面
我竟然在前一個連載結束前開始貼下一個連載(雖然他大概不會太長),
非常大膽,非常有機會失敗這樣(挨揍
但我會盡力加油的好嗎?人有的時候就是會手癢......
經歷了兩次玫瑰莫名其妙地讓我決定把原本要寫妙麗的靈感改讓她當女主角之後 (其中一次她取代了妙麗和喬治談戀愛另一次天蠍和她聯手,也把自己的老爸從男主角的位置拉下來了), 終於這次主角真真實實地是跩哥和妙麗了(跪

嗯,然後我們還是開始說故事吧!
────────────────────────────────────────────────────────────────────────────────


「您這計畫實在是太瘋狂了!父親絕對不可能答應的。」

「事到如今你父親是怎麼想的已經不重要了……」水仙.馬份臉色蒼白、全身微微顫抖著,她相信她聰明的兒子不可能聽不出話裡的絃外之音。

果然,一向伶牙俐齒的跩哥愣了愣。

「您、您是說……」他一臉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眼淚似乎已經開始在眶邊凝聚。

「他死了。」聽得出水仙努力想壓抑內心裡的激動,但她哽咽的聲音曝露出她的感情--失去摯愛,對丈夫的不捨。

跩哥從來不想在別人面前表現的懦弱,尤其是當個自己母親的面,他不想讓她為自己太擔心。現在他卻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知道阿茲卡班不好待,可是父親從來不是會輕易屈服的人--父親可以撐過這一戰結束,然後父親還是能夠找到一個說辭讓他自己能離開阿茲卡班--跩哥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也這麼相信著。

突如其來魯休斯的死訊讓跩哥的雙腳一軟,跪在自己母親面前。他不用去問「真的嗎?」也不會大喊「妳一定是在騙我!」,他知道這些都沒有意義,水仙不是擅長開玩笑的人,尤其是這種一點也不好笑的玩笑。

「即使如此……」跩哥試著平復自己的情緒,他必須很克制才能阻止自己哽咽、打嗝,回到剛才的話題,「為什麼非『她』不可?明明有其他更好的選擇吧?更何況,在我看來她反而才是最危險的選擇。」

「你知道你的名字怎麼來的嗎?」 跩哥搖頭。

「我生你的那天下著大雨……你出生的那一刻,東邊的天空劈下一道閃電,形狀有如東方傳說中的聖獸--一條龍,而且持續了一分鐘之久……」

「我和你父親都深信我們的兒子會是不平凡的人。」水仙看似驕傲地說著,她的臉卻不知為何地比剛才更加慘白。

 母子倆之間陷入了一陣沉默,直到跩哥開口問:「您的意思是要我去幫助他們嗎?」

 水仙欣慰地點點頭,她的兒子確實是聰慧的,不用明講就能知道自己的用意。

「跩哥,或許你父親確實從『那個人』那裡得到了不少財富和權力,而那些是縱使失去了仍然有機會找回來的東西。但是我們因為『那個人』而失去的,卻都是永遠都找不回來的。我們不能承認那個人是邪惡,因為那樣就等於承認你父親也是……現在,我們終於有一個機會選擇我們要幫助哪一方。」

「是嗎……我明白了。」跩哥伸出自己的手說,「請您等著我,我一定平安回來。」

她原本是要伸出右手的,卻在前一刻像是發現自己犯了天大的錯誤似地迅速把手收回,換用左手把一瓶透明的藥水交給跩哥。

跩哥發現了自己母親的異樣,看著她不停冒出的冷汗,他皺起眉頭。他原以為那只是因為提起父親的死而略有不適而已,看來並沒有那麼簡單,「母親,您怎麼了?」

 「沒事,」水仙揮手抹去順著頰邊滑下的汗水,又遞給他一封信和一張寫了地址的字條,「好好拿著,離開後再看。你現在就必須到紙上寫的這個地方去……」

「Draco」信的封面以娟秀的字跡如此寫著,跩哥認出那是水仙的字。

 在水仙的催促下跩哥終於還是拿著那瓶藥水和那封信來到壁爐前,抓起一把呼嚕粉。

 跩哥走進壁爐,他根本無暇去在意那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址,機械式地把它唸出來。離開壁爐前的一剎那,他看到原本站著目送他水仙倒在地上……


[ 本帖最後由 kaoru821101 於 2012-6-19 00:05 編輯 ]




我從來沒懷疑過自己的信仰;但人總是要學著欣賞追夢道路上的沿途美景
TOP
kaoru821101 (專業潛水﹋夙)




UID 1777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4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Inside World.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1-25 22:09  資料 簡訊 
跩哥急著想立刻回去查看水仙怎麼了,卻有個人抓住自己的手。

「教授?」他不確定地看著抓著自己的黑髮中年男子。

「你快來不及了。」石內卜說。雖然他一直都是陰陰沉沉的樣子,但跩哥從沒看過他如此憔悴。

「我必須去看看我母親怎麼了!」

「不,你救不了她了。」沒等跩哥開口石內卜就猜到他想說什麼了,於是他立刻補上:「就連我也不行。」

「什麼意思?」跩哥雙眼死瞪著石內卜,頓時覺得喉嚨乾乾的,「您知道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與其聽我說,不如看你母親是怎麼和你解釋的吧。」石內卜指了指跩哥死捏在手中的信。

「  
  我親愛的跩哥:    

    就如同我和你說過的,交給你的那瓶藥水叫做『寄生』,它能夠讓你在肉體不受傷害的情況下把靈魂轉換到別人的身上,
  強迫對方和你共用一個身體。那是我的娘家,布萊克家族祖傳的古老秘方,我也是花了很大一番功夫才勉強弄到手。

    它之所以不能被世人所知,是因為它的主要成份實在過於不人道--大量新鮮人血。因為必須是同一人的血,每煉製一小
  罐如你手中的那瓶小藥水就會殺死一個人。我想我寫到這,聰明如你應該已經明白我做了什麼。你的體內留著我的血,所以這
  個藥水讓你使用起來會更加安全,那女孩的身體受到藥的影響會完全的接受你。別試著來救我。現在的情況,能夠為了自己的
  孩子犧牲已經是我作為一個母親最大的幸福。    


    我從小就認識你父親了,他確實是有些傲慢無理,但他並不是壞人。都是那個人矇蔽了你父親的雙眼才讓他走了錯的路。
  我親眼看著自己的丈夫變得冷血無情,我知道我這一次不能再看著自己的兒子落入同一個陷阱。請你不論如何一定要找到那個
  女孩,放下心中的成見,一定要幫助他們打敗那個人。你不用擔心,賽佛勒斯會在一旁幫著你,就如他發過誓那樣,你必須相
  信他並完成這個任務……這樣才能夠為我、為你父親報仇。


                                            永遠愛你的 水仙    」  



「她!」跩哥氣憤地抬頭看著石內卜,其實他明白這根本和石內卜沒關係,但眼前只有他可以讓他發洩情緒,他怒吼:「她怎麼可以這樣丟下我?你為什麼不阻止她!」

 石內卜看著跩哥,深深吸了一口氣才說:「在我心中,我把人分成三種。一種是我想救而我也救得了的人,一種是我想救卻救不了的人,另一種是我連救都不想救的人。你的父親即是最後一種,他的良心已經被那個人啃食殆盡,早就沒救。因為他的緣故,原本你和你母親同時是被我列為救不了的人的。我以為你會被食死人吸收,而你母親自然而然依然只能留在黑暗當中。但你母親卻來找我,告訴我一個可以救你的方法。」

「所以你答應了……你幫了她對吧?」跩哥沙啞地說:「我母親從來不擅長魔藥學的。你幫了她。」

教授點了點頭,以沉重的口氣說:「我別無選擇。你們母子倆當中我只能救一個人,而且必定是你。」

「我會……完成那個任務的。」跩哥說。這讓石內卜有些驚訝,他沒想到這個從小就養尊處優的少年竟如此堅強。

「那女孩現在就在對面那間麻瓜酒吧裡。」石內卜指著窗外。跩哥這才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到了麻瓜們生活的地方--他從沒來過。

「我先去幫你母親……」石內卜只說了一半,但跩哥和他兩人都知道他是要做什麼,他必須讓她看起來像是因為失去丈夫過度傷心而死,不然「那個人」是會起疑的。

「你應該不會花太多時間吧……」石內卜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跩哥,不過很顯然跩哥現在還沒想到那一層,於是他草草結束這個話題:「我會在天亮前回來幫你帶走你的肉體,我們已經安排好藏匿的地點了。現在,我們開始各自的任務吧。」

「是,麻煩您了……」跩哥已經沒有心思去思考太多事。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在同一天內得知自己父母都死去的消息--但或許這才能讓他更看清楚自己該走什麼樣的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跩哥走進酒吧,一眼就找到「那個女孩」。

 他曾經試想過「如果有一天自己必須走進一個周圍全是麻瓜的地方自己會如何」,當時他覺得自己一定會當場吐死,但此時他卻完全沒那個心情。 推擠著人潮,他甚至沒去想到那些和自己的身體碰觸的傢伙全是麻瓜,他眼裡只看到那個坐在吧檯前喝悶酒的女孩。

「嘿……」他坐到女孩旁邊,沒經大腦思考地就隨便打了聲招呼,但她沒有回應,默默地直盯著自己的酒杯。

 跩哥挑挑眉,沒說什麼,舉起手向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加可樂。心想:「就算她在恍神,如果我這麼明目張膽地下藥她也會發現吧……」

女孩的酒杯空了,她揚起杯子示意酒保再來一杯。酒保把跩哥的威士忌加可樂和女孩的血腥瑪莉同時推到他們面前。

「沒想到她喝這種的……」跩哥心想,從他過去對女孩的印象來說,他只能想像她喝南瓜汁的樣子。

 突然有個穿著時髦的麻瓜男子靠近,搭訕著和女孩說話。男人似乎醉了,女孩不搭理他,他竟用手強把女孩的臉扳過去看著自己,還試圖強吻她。

 她終於有了反應。她一拳揍往男人的肚子,那一下結實,男人痛地捧著自己的肚子往旁邊開始猛吐,讓周圍的人都不禁尖叫閃開。女孩不理會自己造成的一團亂,又將注意力放回自己的酒杯。

短短不到三十秒,對跩哥已經足夠。在女孩轉頭對付麻瓜男子的一瞬間,跩哥將整罐「寄生」握在手掌裡,迅速地移到女孩的酒杯上方。「啵」一聲,他用大拇指彈開瓶蓋,透明的藥水輕易地就和女孩的調酒混合在一起。沒錯,下藥就是這麼簡單的事,即使是第一次做這種事的跩哥的粗劣手法,女孩也完全沒有察覺。

 感受到一股視線,跩哥抬頭看到沒走遠的酒保正看著自己。他揚唇一笑,從口袋裡掏出幾張剛才石內卜塞給自己的麻瓜鈔票,先朝酒保揚一揚,然後一飲而盡自己的威士忌加可樂,把鈔票壓在酒杯下。

轉頭,身邊的少女剛好在藥效發揮的作用下暈了過去。跩哥順手很自然地將她的頭靠到自己肩上,確定了女孩的酒沒有剩下,他抱起女孩。臨走前還看到酒保一邊拿走壓在酒杯下的小費,一邊作手勢祝他好運。他開始覺得巫師和麻瓜其實沒什麼不同了--一樣現實的人心。

 跩哥帶著女孩穿過麻路回到石內卜準備的房子。將她放到臥室的床上。

他這才終於意識到自己接下來必須做的事情是件很嚴肅的事,他從來沒做過,他相信這棕髮女孩也沒有。

妙麗.格蘭傑。 如果是一年前,打死他他也不會相信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會是和這麻種女孩。但此時此刻他沒得選擇了。這是母親的命令,是母親用她的生命換來的、他唯一可以不用投靠黑暗並生存下去的機會。




───────────────────────────────────────────────────────────────────TBC [ 本帖最後由 kaoru821101 於 2011-7-13 13:06 編輯 ]




我從來沒懷疑過自己的信仰;但人總是要學著欣賞追夢道路上的沿途美景
TOP
winter0802 (〃 安琦拉)




UID 868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682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6-7-11
來自 〃 Nowhere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1-25 22:58  資料 簡訊 
所以我要恭喜夙夙又挖坑嗎w(遭毆) 沒有嘛這樣我雖然有更多評要補可是總是能多看些文ˇ 所以我先踩一腳至於我的補評習慣夙夙應該早就都知道了(炸) - 嘿嘿我回來了(跳) 是說好討厭好討厭(幽靈怨)為什麼夙夙的跩妙可以寫得這麼合情合理可是我不行(嘆)我每次都用跩哥自己跑到光明這一邊然後他爸媽還執迷不悔(並沒有)… 好吧不管怎樣,我還是乖乖來評這篇∼雖然這個篇名讓我想到宿主,不過我知道這絕對八竿子打不著… 光說藥水那部分我就快頭暈了@@不是看不懂是其中的原理(妳不要講得很像物理好嗎?)讓我這個不中用的腦袋必須思考一下=ˇ= 想起來我真的很矛盾,我心裡對石內卜明明是喜歡的,可是如果他得出現在我的文裡,永遠都還是那個狂扣葛來分多分數的那個教授…anyway,我要說的是,很訝異他直接在跩哥面前說魯休思沒救了…雖然不意外,但不知道他心裡有沒有掙扎過呢…? 關於小費那邊…唉這就是人嘛,麻瓜巫師都一個樣啦,見錢眼開總是這樣。不過畢竟下要必須耍手段,就只能將就點了… (是說我覺得妙麗狂灌烈酒反而更酷耶@ˇ@有魄力!) 不知道跩哥看到那一拳有沒有想到他以前也被妙麗K過?XD 看到最後一句…雖然整個感覺很沉重,可是『不透靠黑暗生存』又讓整個感覺透出一線曙光…他的人生還有救,他們的人生都還能救:) 所以夙夙趕快發下一篇吧∼(灑花)超級期待!!! [ 本帖最後由 winter0802 於 2011-1-31 10:10 編輯 ]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makes no difference who you are.
TOP
EmilyW




UID 7138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4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1-1-20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1-25 23:16  資料 簡訊 
大家好,我是個新手。夙,你D文章is very wonderful!!!!! 我真的急不及待了!!!!!!!!!!!!!
TOP
yu199935 (♥黈L彤♥)




UID 63542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58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0-8-7
來自 霍格華茲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1-25 23:19  資料 簡訊 
夙妮好︿︿ 小的仰慕妮很久了 (是真的) 這次妮又寫了新的連載∼我一定不會錯過! 沒想到妮的文筆還是一樣好!一樣令我驚嘆∼ 話說小的覺得妮連載的跩妙故事都好微妙! 畢竟要把敵對的兩方湊在一起真的很難(小的至今都還未想到跩妙該如何"邂逅"(嘆) "妙麗娃娃"真的很有趣的說∼很佩服夙的想像力! 夙的文我會全力支持︿︿ 夙你要加油齁∼∼




˙天上最美的是星星,地上最美的是愛情˙
TOP
s87123411 (小之~)




UID 1114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98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6-8-2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1-27 13:15  資料 簡訊 
阿夙夙,我來了~~~ 是說挖新坑沒關係啦, 我會監督你把他寫完的! (竊笑 跩哥跟妙麗要住在同一個身體裡! 好期待會發生什麼事,還有妙麗為什麼要一個人喝悶酒呢? 好期待好期待!




不放手也不緊握,是我的溫柔
TOP
hoilam415_1998 (小凱ˇHoI HoI =])




UID 61687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61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0-7-2
來自 香港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1-27 23:34  資料 簡訊 
很好看 題材好像好有趣 請加油




I Love D.M.
By HoI.
TOP
candy0727 (糖果)




UID 34445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322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2-6
來自 迷失愛星球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1-28 02:06  資料 簡訊 
夙, 我喜歡你的這篇文章。 所以跩哥是跟妙麗共用"同一個"身體的意思囉? 看了前面之後很想繼續往下看呢! 我期待下篇囉。




If there doesn't have any possible,and why you leave a chance behind?
TOP
joyce14707 (Joyce〃漓)





UID 68597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48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0-11-23
來自 Taiwan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1-28 07:04  資料 主頁 簡訊  Yahoo!

夙夙妳好(握)

老實說不是跩妙沒關係啦

因為夙夙另外兩篇文漓都去看過了堅持著跩妙王道的漓也忍不住要拍手叫好 :-***

夙大超厲害的說bbb

只是《Phantom Rider.》漓比較心疼伊斯特(毆飛)

小跩和小妙用同一個身體. 很新鮮的題材噢 (:

是說交換身體的文漓也看夠多了來點新的也不錯(巴)

夙大加油 :")(眾:妳才是要加油的那個吧!)

漓愛這篇文 -////- 噢當然更愛夙大 ((:

                                            漓.

[ 本帖最後由 joyce14707 於 2011-8-29 10:47 編輯 ]




TOP
kaoru821101 (專業潛水﹋夙)




UID 1777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4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Inside World.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9 18:04  資料 簡訊 
對。夙滾回來回留言了,which means我要更新了

RE小安:

渦喔喔喔,我們考完學測勒!夙回來了,不知道小安會不會回來就是了www
夙其實一直不太敢寫石內卜,感覺他是個很難掌握的角色,好壞之間很難拿捏
人性喔,真的,這就是現實嘛!不過幸好人性也有好的一面,跩哥會慢慢發堀到的!


RE Emilyw:

你好0 ˇ 0謝謝妳的留言喔!

RE夏彤:

哇,妙麗娃娃,那個已經是4.5年前的事了耶(驚)
沒想到還有人記得那篇拙作(掩面)真是太令夙害羞了XDDD

RE
小之:

好的,那麼夙也會監督小之的(邪笑


RE
小凱:

謝謝妳0 ˇ 0夙會加油的

RE
糖果:

沒錯,共用一個身體喔(感覺其實頗噁(喂))謝謝妳∼久等囉!


RE
 Joyce〃漓:

哈哈,謝謝妳的安慰www
夙家的伊斯特到底搶走多少女孩兒的心阿,看來回家要教訓兒子了(?)
渦渦,夙被愛了,好害羞喔∼謝謝妳,夙臉都紅了(燦





我從來沒懷疑過自己的信仰;但人總是要學著欣賞追夢道路上的沿途美景
TOP
kaoru821101 (專業潛水﹋夙)




UID 1777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4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Inside World.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9 18:09  資料 簡訊 
第二章 Someone Inside Of Me

 *哈囉,各位(笑)我回來囉∼(揮手)相隔將近一年的更新,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夙至少能混到2月初,希望能夠順利完成這部作品,那麼,再次感謝所有點近來閱讀的巫巫朋友們 Love U!

 

妙麗知道自己醉了--她是故意要這麼做的。

 

和哈利還有其他鳳凰會的成員們商量了很久,她終於決定先安排自己的父母到國外避難。今早在機場送他們離去之後,她一個人坐在機場大廳發呆。周圍的一切在喧鬧中卻透露出和平的訊息--至少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正身陷危險,不知道另一個他們未知的世界裡正有個邪惡的巫師打算要毀滅他們。

 

她猜買醉可以讓她也嚐嚐麻瓜們那種無知的快樂,暫時忘掉戰爭的煩惱。但在她的逃避計畫中,她很顯然忘記了一個年輕女孩自己一個人在酒吧裡喝酒喝到神智不清是很危險的事。

 

當妙麗在迷迷糊糊中發現自己的風衣正被人退去的時候可想而知她心中的驚恐。她伸手想反抗,卻在處碰到對方的時候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很安心、讓人沉浸……她沒有收回手,也沒用力推開對方,反而很自然地把手放到對方的肩膀。

 

她的舉動讓跩哥嚇了一跳。「梅林哪,她這是醒了還怎樣……」

 

然後跩哥才想到,這恐怕是「寄生」造成的副加效果之一。接下來的一切都很順利。妙麗此時已經是接近全裸地躺在自己身邊了。

 

「身材不錯啊……可惜是個麻種。」跩哥說,才說完他就因為自己竟說出這種話而驚訝。

 

「純種理論」在自己心中的根深蒂固超出跩哥自己所想像。他沒想到自己竟能臉不紅氣不喘、理智地看著一個健康少女的胴體,只因為她並不是個純血。

 

跩哥決定忘記自己和妙麗之間的關係,否則他根本不可能繼續下去--不管是他現在在做的事情,還是他更之後的重要任務。

 

「她不是格蘭傑,她不是格蘭傑……」他在心中反覆地說服自己。

 

這絕對不是一個浪漫的夜晚。而且跩哥清楚地知道,自己正以一種任何女孩都不希望的方式傷害著一個女孩。一切都只是為了給自己一個苟延殘喘活下去的機會。最可悲的是這女孩不但無法自己做出選擇,更可能終其一生都不會知道這件事。他開始不在意妙麗是個麻瓜家庭出身的女孩,因為此時此刻的自己似乎已經變得比他所認知的麻瓜還要骯髒低下了……

 

但妙麗卻因為「寄生」的關係而有和跩哥完全截然不同的感覺。她覺得自己做了一個舒服的夢。夢裡有個人輕柔地觸碰她,溫和地哄她入睡……她不知道他是誰,但卻感覺自己可以放心地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他。

 

清晨將近,忙了一整夜的石內卜急忙趕回屋裡。他走到臥室。妙麗裹著床單,嘴角帶著笑意熟睡著。而跩哥則已經毫無生氣地躺在地上。石內卜悄悄地靠近跩哥,將他開始僵硬的肉體扛到自己身上。臨走前,他忍不住回頭往妙麗看了一眼。

 

「跩哥,祝你好運。」

[ 本帖最後由 kaoru821101 於 2012-1-19 18:17 編輯 ]




我從來沒懷疑過自己的信仰;但人總是要學著欣賞追夢道路上的沿途美景
TOP
kaoru821101 (專業潛水﹋夙)




UID 1777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4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Inside World.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19 18:11  資料 簡訊 

「料事如神!」哈利神采奕奕地朝妙麗叫道:「說真的,我們親愛的妙麗,我還能用什麼形容詞來稱讚妳?史上最強軍師,我想東方古代的諸葛亮如果見到妳也只能自嘆不如!」

 

妙麗露出微笑,但如果仔細去看的話,會發現那笑容是有點勉強的。她紅著臉說:「沒這麼誇張啦,哈利。」

 

「好了,妙麗……」弗雷說。

 

「妳別謙虛了!」喬治把他想說的話說完。

 

眾 人也紛紛稱讚起妙麗。妙麗真的不難理解大家今天為何情緒如此高漲--昨夜入侵食死人根據地馬份莊園救出受困夥伴的行動非常順利。聽說這件事能夠成功要多虧 她明確分析敵人會在什麼樣的時間點疏於防備,還有可以利用哪些地形優勢和秘密通道。但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曾做過這些研究,也不記得自己有在會議中提到過, 而且,她必須承認,她甚至對那些事完全不清不楚。她怎麼可能會清楚?她又不姓馬份!

 

好不容易熬過了莫名其妙被人捧上天的慶功宴,妙麗用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家。洗完澡後,她並沒有馬上穿上衣服,而是赤裸裸地站到更衣室的落地鏡子前面。

 

「其實做那些事的,都是你吧?」妙麗伸手觸碰冰冷的鏡子,對著自己說。

 

當然,鏡子裡的影像並沒有回答。

 

妙 麗嘆了一口氣。要是別人看到她現在在做什麼肯定都會覺得她發瘋了吧?她也曾想過是自己的幻覺,但因為身體是她的,所以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確確實實地,有另 一個人住在自己的體內。對方比自己更有戰略頭腦,也比自己更了解她們的敵人。她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也不知道他為何會出現,但很奇怪地,她知道他不 會害她。

 

穿上衣服,妙麗來到書桌前,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羊皮紙,開始書寫。這一寫就寫到睡著。

 

不過她的身體才趴在桌面上沒多久,她就又立刻挺起身。

 

妙麗閱讀著面前的那張紙。那應該是不久前她自己寫的,可是看她認真的表情和好奇的眼神,完全不像是這麼一回事。

 

「親愛的 另一個我: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和我共用一個身體,但我想讓你知道,我真的非常感謝你的幫助。

可 是這麼下去並不是辦法,大家都說我們的勝利是因為我而產生,可是我卻常常連我曾和他們討論過那些戰術都不知道,讓我很挫敗。你很聰明,很有智慧,我真的希 望我們能更密切的溝通,我猜我也能幫上一點忙,是吧?至少,我希望在聽其他人討論我們的作戰行動的時候我可以不用像個傻子猛點頭卻其實什麼也不知道。                                        

                                     妙麗 」

 

看著信的內容和上面的署名,妙麗笑了。或者我們應該說--跩哥笑了。

 

自 從兩年前跩哥和妙麗共度的那一夜之後他的靈魂就一直住在妙麗的身體裡。每當妙麗睡著的時候他就能掌控身體的使用權。事實上,他反而比妙麗更佔優勢。當妙麗 醒著的時候他可以同步接收到她所看到的、聽到的,但是當身體是由他來掌控的時候,妙麗是處於昏睡的狀態,所以不管他做了什麼她都無法得知。

 

跩哥從剛才妙麗抽出羊皮紙的抽屜裡也拿出一張,提起筆。但是下筆前他猶豫了,跩哥晃動著手中的羽毛筆,一手撐著自己(妙麗)的臉。

 

「寫什麼好呢……」

 

然後跩哥終於開始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自己能夠同時和妙麗分享感官,而妙麗卻沒辦法呢?

 

「親愛的 妙麗:

 

    嗨。很抱歉,當妳對著鏡子自言自語的時候我實在無法回答妳,不過我是很高興的……我沒想過妳會發現我,更沒想到妳會如此冷靜地接受我。然後,當然了, 妳絕對有資格知道我對別人說了些什麼。我是說,這本來就是妳的身體,是我卻沒經過妳的同意就佔領了一部分。從今天起,我會把我的計畫先寫下來給妳知道,妳 可以把妳的意見寫在下面,我們也可以討論由誰去向大家報告……我猜這個提議還可以吧?

                                   另一個妳 

 

P.S 呃……這麼說有點尷尬,也許妳還會覺得非常的噁心,但我想我必須讓妳知道--我……是個男的。所以,拜託了,妳可以對著鏡子說話,但別再裸體了,那令我不知所措。                          

                                        」

 

看 著信上的備註,妙麗「噗呲」一聲笑了出來。在她確定自己體內住著另一個人之後,她確實在心裡想過很多次:那個人是男是女呢?得知對方是個男的讓妙麗多少有 點心裡不舒服。可是一個能夠和自己共用一個身體那麼長一段時間,完全沒傷害自己的男人也許很勉強地還算可以接受。更何況,從這封信上的口吻來說,他似乎相 當可愛,尤其是最後的備註,妙麗覺得自己好像有整整一個世紀沒收過這麼有趣的信了。


                                                                                                                                                                                                                                                                                 TBC





我從來沒懷疑過自己的信仰;但人總是要學著欣賞追夢道路上的沿途美景
TOP
winter0802 (〃 安琦拉)




UID 868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682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6-7-11
來自 〃 Nowhere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0 09:58  資料 簡訊 

等等、這是意味著我踩一了嗎?(張望)

沒想到今年的第二篇回覆就奪下佳績(啥)w

 

這裡是剛剛在Phantom Rider說隱退江湖現在卻跑來持續搗亂的安琦拉--

相信這應該已經是給夙夙的回覆了XD

不過正確來說,我其實我不回月台發文了,但寫不寫文倒應該還有商量的餘地(?)

不過夙夙持續發文我就持續回來!(指天)這次應該跟Phantom Rider是不同的風格?拭目以待w

 

 

Anyway, 小跩跟小妙在同一個身體裡面的感覺還真的有點怪XD

絕妙的組合現在真的組合在一起了啦(這什麼話)好棒>///<

不過小妙要是知道一定會抓狂(噴笑)

小跩倒是蠻快就適應了嘛w

 

之後一定很有看頭(筆記)我會定期回月台鎖定夙夙的文噢,別讓我等太久(喂)w

所以我要趕快回去作備審資料、希望我們都不需要考指考!!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makes no difference who you are.
TOP
joyce14707 (Joyce〃漓)





UID 68597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48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0-11-23
來自 Taiwan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1 14:57  資料 主頁 簡訊  Yahoo!

咦咦咦咦咦----我要踩二!

 

有二就滿足了XD

夙之前的作品我都很後面才看到吶(嘆)

不過都好棒w 最愛的是Phantom Rider<3

 

這篇又更新了好開心(笑)

 



QUOTE:
她又不姓馬份!

冏.. 可是住在她身體裡面的人姓啊XD

 

用信溝通! 果然是小妙想的方法。 夠聰明了^    ^

 



QUOTE:
P.S 呃……這麼說有點尷尬,也許妳還會覺得非常的噁心,但我想我必須讓妳知道--我……是個男的。所以,拜託了,妳可以對著鏡子說話,但別再裸體了,那令我不知所措。

哈哈, Draco好可愛w



QUOTE:
更何況,從這封信上的口吻來說,他似乎相當可愛,尤其是最後的備註,妙麗覺得自己好像有整整一個世紀沒收過這麼有趣的信了。


真是樂觀XD 如果小妙知道是Draco, 恐怕就不會這樣覺得了XD

 

說真的, 小妙倒還好, Draco住在一個女生的身體裡才會覺得超尷尬的吧(汗)

雖然說他們是天生一對(欸你)不過共用一個身體挺怪的XD

總有一天會小妙會爆發的XDDDD

不過Draco在她身體裡她好像也不能怎樣(奸笑(踹

 

然後,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囉:)

夙大加油w

                                        正在為採二以及可愛的小跩小妙感到開心的  漓 - Joyce 

 

[ 本帖最後由 joyce14707 於 2012-1-21 15:26 編輯 ]




TOP
kaoru821101 (專業潛水﹋夙)




UID 1777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4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Inside World.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1 22:09  資料 簡訊 
Re小安

等等、這是意味著我踩一了嗎?(張望)

沒想到今年的第二篇回覆就奪下佳績(啥)w

 >是的,別懷疑www

夙極少數的讀者當中小安是第一個發現更新的孩子阿ˊˇˋ(?

這裡是剛剛在Phantom Rider說隱退江湖現在卻跑來持續搗亂的安琦拉--

相信這應該已經是給夙夙的回覆了XD

不過正確來說,我其實我不回月台發文了,但寫不寫文倒應該還有商量的餘地(?)

不過夙夙持續發文我就持續回來!(指天)這次應該跟Phantom Rider是不同的風格?拭目以待w

 >小安的回覆我看到囉!抱歉讓妳破戒了,哈哈,我就不特別回囉,那篇也頗久了,就讓它自然地沉下去吧(淚

說到風格的問題,其實應該也不會差太多啦(笑)因為總是會忍不住開始不正經(喂喂喂

 

Anyway, 小跩跟小妙在同一個身體裡面的感覺還真的有點怪XD

絕妙的組合現在真的組合在一起了啦(這什麼話)好棒>///<

不過小妙要是知道一定會抓狂(噴笑)

小跩倒是蠻快就適應了嘛w

 >那代表跩哥很適合在那裡(哪裡阿)生存嘛(?)

不過其實也經過兩年啦,兩年適應期也還算寬裕了吧www

之後一定很有看頭(筆記)我會定期回月台鎖定夙夙的文噢,別讓我等太久(喂)w

所以我要趕快回去作備審資料、希望我們都不需要考指考!!

>阿,好的,我要更新了,哈哈

小安加油!我也會加油的ˋˇˊ!





我從來沒懷疑過自己的信仰;但人總是要學著欣賞追夢道路上的沿途美景
TOP
kaoru821101 (專業潛水﹋夙)




UID 1777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4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Inside World.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1 22:15  資料 簡訊 
Re小漓

咦咦咦咦咦----我要踩二!

 

有二就滿足了XD

夙之前的作品我都很後面才看到吶(嘆)

不過都好棒w 最愛的是Phantom Rider<3

 >阿阿阿阿,太之前的作品就不用看了(笑)讓它們隨風而去吧(喂

這篇又更新了好開心(笑)

 >夙終於更新了,我自己也很開心ˊˇˋ



QUOTE:
她又不姓馬份!

冏.. 可是住在她身體裡面的人姓啊XD

 

用信溝通! 果然是小妙想的方法。 夠聰明了^    ^

 >當然了!她可是被選上的女孩!(?



QUOTE:
P.S 呃……這麼說有點尷尬,也許妳還會覺得非常的噁心,但我想我必須讓妳知道--我……是個男的。所以,拜託了,妳可以對著鏡子說話,但別再裸體了,那令我不知所措。

哈哈, Draco好可愛w



QUOTE:
更何況,從這封信上的口吻來說,他似乎相當可愛,尤其是最後的備註,妙麗覺得自己好像有整整一個世紀沒收過這麼有趣的信了。

真是樂觀XD 如果小妙知道是Draco, 恐怕就不會這樣覺得了XD

 

說真的, 小妙倒還好, Draco住在一個女生的身體裡才會覺得超尷尬的吧(汗)

雖然說他們是天生一對(欸你)不過共用一個身體挺怪的XD

總有一天會小妙會爆發的XDDDD

不過Draco在她身體裡她好像也不能怎樣(奸笑(踹

 >咦咦咦?是超尷尬嗎?不是超刺激嗎(喂喂喂!

小妙可以揍自己肚子?(噁

然後,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囉

夙大加油w

>阿哩阿兜!

                                        正在為採二以及可愛的小跩小妙感到開心的  漓 - Joyce





我從來沒懷疑過自己的信仰;但人總是要學著欣賞追夢道路上的沿途美景
TOP
kaoru821101 (專業潛水﹋夙)




UID 1777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4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Inside World.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1 22:22  資料 簡訊 
第三章 Talk to me

天黑了。

妙麗一個人縮在一片幽暗森林裡的一個狹小又潮濕的樹洞裡,小聲地喘息著,沒有忘記自己還不算脫離危險區。她現在精疲力竭,但是心情卻是相對地愉快--他們的計畫又成功了!

她不得不更加佩服艾洛科的聰明才智。噢對,經過那一次之後,妙麗一直都和她的「另一半」保持著「筆友」的關係,他的名字叫做艾洛科,很怪的名字,不過妙麗覺得還頗可愛的,就像他寫信時的口吻一樣可愛。

因為是同一個救援計畫,而且可以說是幾乎同樣的路線,相隔的時間又不到一周,當妙麗在前晚的會議中提出建議的時候大家都很猶豫,甚至有人當著妙麗的面質疑她提出這個計畫的可行性,但妙麗拿出艾洛科的說法:正因為這個計畫看起來是如此的可笑,它才有機會能成功。

「佛 地魔是個自大、瞧不起人的傢伙,」妙麗試著回想幾個小時前艾洛科强而有勁的字跡是怎麼在羊皮紙上飛舞,不由得地被他說服的她現在才會站在會議室的正中央, 承受著每個人懷疑的眼光,她忍不住心想:「很好,你們就繼續盯著我,最好能用你們的視線在我身上盯出一個洞,這樣也許艾洛科就可以親自出來跟你們解釋他的 想法。」

「他自以為看透了人性,以為自己比誰都聰明。佛地魔不會因為一個路線被攻破了就特別防範那裡,因為在他的認知中,那是普通人的想 法。」妙麗說,當然這句話也是艾洛科寫的,她還記得「自以為」那三個字的地方紙還被他寫破了,「而我們要利用這點。當然,因為我們原路進去,他們很有可能 猜出我們後續的行動,所以我另外規劃了幾條新的逃跑路線。」

經過一夜的激辯,大家終於還是認可了這項計畫。而今天的結果證明了艾洛科是對 的。他們一群十個人從一間位於鄉下小村莊裡的破爛老房子的壁爐裡的小通道潛入馬份莊園,一切都如艾洛科所料的簡單。他們救出上次來不及救到的五位夥伴,包 括奈威.隆巴頓、兩個雷文克勞、一個赫夫帕夫還有一個是選擇哈利這方的史萊哲林。找到奈威的時候他已經不醒人事,雷文克勞的夥伴告訴哈利,自從上一次他們 潛入之後,奈威已經被拖去嚴刑銬打三次了。

哈利把奈威扛上自己的肩,他想起奈威以前提起過他父母的遭遇,「噢,梅林哪……請保佑奈威不會像他的父母那樣……

「哈利!」妙麗一邊扶起一個小他們兩屆的雷文克勞女孩,一邊喊道:「我們該分頭走了!」

點點頭,哈利指揮大家兵分三路,「妙麗,妳們小隊走妳說的那條地下室通道。榮恩,你們騎掃帚飛躍旁邊的森林再消影回基地。其他人跟我來!」

妙麗領著一對姓威靈頓的雙胞胎,哥哥傑克背著妙麗剛剛扶起的雷文克勞女孩,弟弟路克則是背著那個來自史萊哲林的女孩。

「這裡!」妙麗照著艾洛科的指示,在莊園主建築的右翼走廊走到底的那面牆壁下面數來第四排,右邊數來第六塊瓷磚找到了通道的開關。就在通道門打開的同時,外頭傳來打鬥的爆炸聲。

「是榮恩他們,」離窗邊最近的路克喊道:「他們被攻擊了!」

妙麗把頭探進通道,看起來很久沒人走了。她回頭說:「快下去!這條通道沒有岔路,一直往前走,大約三十分鐘左右就會走到外面。外面會是麻瓜的森林,可以用現影術,不會怕會被看到!」

「妙麗妳不來嗎?」傑克背上的女孩問。

「榮恩他們的狀況聽起來不太妙,」妙麗搖頭,「我去支援他們!」

「那樣太危險了,妙麗!」路克和傑克一臉擔心地說,他們兩個的默契幾乎和衛斯理雙胞胎一樣好。

「我們不就是因為喜歡危險才會在這嗎?」妙麗很驚訝自己竟然還有心情開玩笑,她把她的隊員們塞進通道裡,「好了,快去!我以小隊長的身分命令你們!」

威靈頓兄弟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只好點頭。他們在學校時是赫夫帕夫的學生,以前和妙麗並不熟識。不過這兩年來他們幾乎都和妙麗一起行動,他們現在也算是少數妙麗親近的朋友之二了,所以他們清楚地知道這毛毛頭女孩堅持起來的時候能夠多固執。

「小心點!」通道門關起來前,妙麗的四位隊員喊道。

妙麗張望四周。很好,還沒有食死人來。秘密通道確實很好用,但筆直的通道裡若是碰上了敵人卻反而會更加危險。她相信她的朋友們一定能夠安全走到外面。

當她抵達森林的周圍的時候西莫和同行的雷文克勞男孩已經騎上了掃帚,在高空中對的地上的三、四個食死人攻擊,榮恩似乎已經先載著他們小隊負責的另一個被救的雷文克勞女孩離開了。

「西斯!」西莫對著還在地上的一個男孩大叫,「快飛阿!」

「沒辦法!」西斯幾乎快哭了哭來。他是小妙麗他們三屆的葛萊分多男孩,聰明靈敏,這也是他能夠參加這次行動的原因,不過他顯然經驗不足,錯失了及時騎上自己的掃帚的最好時機。

「咄咄矢!」妙麗衝上前,她的出現分散了食死人的注意力,「快飛,西斯!其他食死人要聚集過來了!」

西莫和那個雷文克勞男孩抓準時機用暈擊咒敲暈了另外的三個食死人。

「來吧,妙麗!」西莫飛低了點,朝妙麗伸出手。

「不!」妙麗瞪大眼睛看著西莫腿夾著的那根「木棒」,她不幹!死也不乘坐這玩意!

「妳瘋了嗎?食死人要過來了!」西莫生氣地說,一面朝背後揮揮手,要他的夥伴們先走。

「我會自己想辦法!」妙麗退開,堅持地道:「快去吧!也許他們看到你飛遠會以為我跟你走了,不會想到要來追我。」

說完,妙麗回頭看了一眼馬份莊園。幸好還沒人來。

「好吧,」西莫看起來很苦惱,「自己小心點。梅林!我不知道要是妳出了什麼意外我會被哈利和榮恩切成幾塊!妳應該趕快回去妳原本要走的那個通道!」





我從來沒懷疑過自己的信仰;但人總是要學著欣賞追夢道路上的沿途美景
TOP
kaoru821101 (專業潛水﹋夙)




UID 17771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4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Inside World.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1 22:25  資料 簡訊 
妙麗點點頭。西莫加速離開。妙麗沿著剛剛的路想跑回房子裡,卻在轉角處看到一群食死人正往自己的方向跑來。他們並沒有看到妙麗,但他們打亂了她的逃跑計畫。

「該死。」妙麗迅速轉身狂奔。眼下她只剩下一個選擇了--森林。

這 就是事情的經過。和大家走散了的妙麗一個人躲在森林裡的樹洞至少已經有三、四個小時了,都沒有食死人追上來的樣子。她走出那髒髒小小的樹洞,不過她不敢貿 然在森林裡走動。森林裡一直瀰漫著薄霧,加上天黑了,雖然她以旺盛的求知慾聞名,但,不,謝謝,她一點也不想知道這森林裡能夠遇到什麼怪東西。

「沙………………

遠遠傳來鞋底和落葉摩擦的聲音。妙麗豎起耳朵,全神貫注地聽著--聲音雜亂不規則,代表一定是一個人以上,更糟糕的是似乎有越來越大聲的趨勢。

「該死。該死。該死。」妙麗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咕噥著。該移動嗎?還是在原地等待上帝的安排?梅林的馬桶!兩個都是很爛的選擇!移動會發出聲音,容易被敵人追蹤。但是待在原地的話,萬一他們真的走到這來她總不可能挖個洞把自己的頭埋起來吧?

「妙麗!」突然有個男孩的聲音大叫她的名字,「低頭!」

反射性地,妙麗低頭。「啪」一聲,一道綠色的光把她身後的樹幹炸出碎片。

「她竟然閃開了!」

妙麗聽到周圍有人說話,但是霧似乎在她想事情的過程中變濃了,她根本看不到任何人!

「繼續攻擊啊,你們是白痴嗎?」有個男人喊。

「他們在妳的左前方和右前方!轉身往後面跑,放心,其實他們也不能清楚地看到妳。」男孩的聲音又說。

妙麗還是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但她立刻點頭轉身跨步跑走。跑了一段距離後才聽到後面傳來發現她跑走的吵鬧聲。

「別回頭,快跑!」男孩說。

「我知道!」妙麗回嘴,邊跑邊問道:「你是誰?你在哪?我為什麼可以聽到你說話?」

「我是誰?」男孩的口氣聽起來有些嘲弄,「妳不是我們這年紀最聰明的女巫嗎?噢!妳知道我是誰的,小甜心,我一直都和妳在一起。」

妙麗差點踩到自己掉下去的下巴,「艾洛科?」

「賓果!」艾洛科,不,應該說跩哥笑道:「葛萊分多加一分!」

「一分!」妙麗用目前情況所允許的最大音量叫道:「你會不會也太慷慨了!」

「嘿,注意妳的口氣,」跩哥說,「妳需要我指引妳逃離這裡。」

「好!」妙麗喘著氣,她真的很累,不用艾洛科告訴她她也知道她不能停,她很怕停了的話她的腳就沒辦法在動起來了,「我該往哪走?」

「繼續往前就對了。」跩哥回答,「這座森林還是算在馬份莊園的保護範圍內,所以還是不能消影。」

「這你早就說過了!」

這座森林的另一頭是麻瓜里茲和魔法世界的交界帶,在那裡可以使用消影術。但難不成是要她一路跑出森林嗎?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座森林是幾十個足球場大耶!

「那我有說過這座森林的正中央有個涼亭,那邊也可以用消影嗎?」

「沒有!」

「所以啦,」跩哥懶懶地說,「那麼那裡就是妳現在該去的地方。現在,往右跳!」

 

妙麗照做。「啪」一聲,後方飛來的咒語從她身邊不到五公分的距離飛過,又打中了一棵無辜的樹。

 

「你是怎麼做到的?」妙麗驚訝地問。

 

跩哥不解,「做到什麼?」

 

「告訴我我該閃開!」

 

「我現在只是個靈魂體。靈魂體的感官能力比較敏感,這也就是為什麼當一年級的小毛頭們試圖想穿過霍格華茲的鬼魂的下場通常都是被他們追殺……」跩哥回答。

 

「好吧,」如果她現在不是正在逃命的話妙麗覺得自己應該會笑出來。艾洛科講話的感覺和寫信時的口吻不太一樣,寫信時給人的感覺很單純,不過說起話來倒是很犀利,「所以我們還有多遠才會到那該死的涼亭?自從我不讀麻瓜學校之後就沒有參加過賽跑了!」

 

「快了。」跩哥現在沒有手,但如果可以的話他會擺擺手,「腿長那麼長就是要拿來逃跑的。」

 

妙麗翻了翻白眼。梅林,誰來給這傢伙一張紙跟一枝羽毛筆好嗎?我比較喜歡閉嘴寫字的他,謝謝。在逃跑的人是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

 


*噢好的,夙令自己意外地更新了(笑

好快就過年了,過年期間大概沒機會更新∼

因為夙人會在台中,沒有電腦可以用QAQ!

大概只會有永無止盡的拜年和電視,哈哈,還有熱量(?



那麼,在這裡先和各位拜個早年,恭喜新年好!

[ 本帖最後由 kaoru821101 於 2012-1-21 22:27 編輯 ]




我從來沒懷疑過自己的信仰;但人總是要學著欣賞追夢道路上的沿途美景
TOP
sky308191 (楓信子)




UID 4727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8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9-5-16
來自 苗栗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2 14:36  資料 主頁 簡訊 

看起來很棒棒棒

期待下一集喔~~~~~~~~

 

跩妙的搭配怎麼看怎麼好





:)
TOP
joyce14707 (Joyce〃漓)





UID 68597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48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0-11-23
來自 Taiwan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2-1-22 22:08  資料 主頁 簡訊  Yahoo!

哈哈我跟踩二真有緣:)

 

艾洛科?真的怪怪的可是挺可愛w

另一半?不要擔心總有一天會成真的XD(踹)



QUOTE:
路克和傑克

看起來就很有默契的雙胞胎, 邊看邊想像兩張一模一樣的臉擺出擔心的表情, 不知道怎麼就好想笑XD



QUOTE:
毛毛頭女孩

好可愛w



QUOTE:
葛萊分多加一分!

聽(看?)他們對話真是沒有在逃跑的感覺XD



QUOTE: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一年級的小毛頭們試圖想穿過霍格華茲的鬼魂的下場通常都是被他們追殺……

咦? 不是說穿過很..不舒服嗎?

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QUOTE:

因為夙人會在台中,沒有電腦可以用QAQ!

大概只會有永無止盡的拜年和電視,哈哈,還有熱量(?


我也在台中欸(拍手)

我有電腦! 可是只有不太穩定的網路..

春假就是這樣吶w 我的也是XDD

祝夙新年快樂唷^      ^

                                        正在擔心寒假作業卻還是不斷打電腦的  漓 - Joyce

[ 本帖最後由 joyce14707 於 2012-1-22 22:22 編輯 ]




TOP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13389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2-12 13:59 清除 Cookies - 聯絡我們 - 皇冠讀樂網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