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回頭
皇冠讀樂論壇


《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即日起開始預購,11.28正式發行!

 
標題: 夜行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2-21 02:08  資料 簡訊 
夜行

1.式神

───
這是怎麼回事?
蘆花屏住氣息,茫然地仰望著那個男人。
個子高大,裝扮得像尊佛像,裸露的肩膀非常厚實,沒有贅肉。手臂上纏繞著細長的絲綢布條,在沒有風的狀態下飄揚著。
及肩的一頭亂髮是深棕色。懾人的銳利雙眸往上揚,帶著淡淡的微笑的嘴角隱約露出犬齒。
───
釋放強烈而清澈的神氣,是神的眷族。
「你是......?」
聽到語氣平靜的疑問,男人誇張地嘆口大氣,左手按著額對蘆花說:「喂、喂,你清醒點嘛!安倍家的孩子。」
蘆花皺起眉頭,注視著男人,臉色突然凝重起來。
默默凝視著蘆花的男人,眨一下眼睛開口說:「斗神 瞬,這就是我的名字。」
「什麼?」面對突如其來的答話,蘆花有些困惑。
「好吧!讓我來解釋一下,你把我喚來這兒,我就是你的式神。」瞬雙臂環抱胸前,回答得很乾脆,然後瞥蘆花一眼說:「你叫甚麼名字?」
被瞬這麼一說,蘆花才想起自已還未自我介紹。
她抿著嘴,走到瞬身前說:「安倍  蘆花」
「蘆花?」看見蘆花忽然沉默下來,瞬疑惑地問。
「咦?對不起......我想你是弄錯了。」
「我並沒有喚式神......」蘆花偏著頭說。
「別告訴我,你說的是真的!」瞬露出淒厲的笑容。
蘆花謹慎地點了點頭說:「我真的沒有喚你來,直至今天為止我不認識,也不知道斗神 瞬的名字和存在。」

這時不知從哪裡來的白鳥,拍著翅膀飛落下來。
鳥飛到盧花身旁,瞬間變成了一張紙。
蘆花抓住飄落下來的紙,看到紙上排列著一長串漂亮的文字。
「......」看著看著,蘆花的臉色愈來愈難看。
瞬從蘆花旁邊窺視信上的內容,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從今天起,你們要好好的一起生活吧!     By  高淤』
難道......兩人想到那種萬分可怕的可能性。
難道,我就要跟這種人同住一個屋簷下嗎?兩人望著對方,心中暗暗叫苦。

「現在向大家介紹一位轉學生,請進來吧!」班導師示意男孩進入教室。
「我叫安倍 舜,請多多指教。」男孩面無表情地向同學們微微鞠躬。
「好帥啊!長得好像娃娃喲!」課室裡開始議論紛紛。
「表情酷酷的,很可愛啊!」
「那麼,請新來的同學坐在安倍同學旁邊。」班導師指著靠窗的最後兩排道。
「是。」
剛一下課,舜就被班裡的女生包了個裡三層外三層。
「你姓安倍嗎?這不正和安倍同學的姓氏一樣!」
「你以前是哪個學校的?」
「你有女朋友嗎?」
───
可惡啊!
舜被煩得就快要爆發了,卻聽一把溫柔的女聲道:「安倍同學,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一個五官非常標緻的女孩對她們說:「不好意思,我想找安倍同學一下!」
女孩注意到女生們的怨怒,衝她們微微一笑,笑容讓人覺得很溫暖,女生她們對女孩的恨意也隨著她的笑容漸漸消去。
「你怎麼會在這兒,還裝成人類的樣子?」女孩低聲地問。

「都是高靇神搗的鬼!」舜狠狠地低聲怒吼。

最糟糕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他們不僅住在同一屋簷下,還是同班同學。
一想到從早到晚都要對著對方,心裡都有說不出的鬱悶。
「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蘆花長長地歎了口氣。「你說怎麼辦吧!」
「什麼怎麼辦!這件事又不是我的責任!」
「難道是我的責任嗎?」
「沒辦法,約法三章吧!」蘆花撐住額頭,一臉無奈。
「第一,家務的工作要輪流擔任!」
「什麼?!好吧......誰叫我這麼能幹!」
「第二,我的房間,你絕對不能進來!」
「你也一樣!」
「第三,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才沒有那樣閒情去管別人的事!」
「還有,不能讓別人知道我們住在一起!」
「哼,我也想這麼說!」


[ 本帖最後由 RosePures 於 2012-10-29 10:56 編輯 ]
TOP
hung3682000 (鈴玲)





UID 44742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28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9-2-2
來自 異空間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2-21 16:34  資料 主頁 簡訊 
還有下一章嗎??
因該有吧.
看起來就是還有

而且還是同居><
絕對是趣味連連的集好題材




目前集中>火影、魔導、小英雄!
我回來了!!!各位好久不見
TOP
hhdybatty9 (蔚藍)




UID 30643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2058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12-28
來自 已經獨立出去成分家了喔(錯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2-21 16:43  資料 簡訊  Yahoo!
呵呵~
又是夜行喔~
不錯啊~
高靇神就是喜歡捉弄人啊XDD
加油喔~




You’re shining within my heart
Is that just a dream?
噗帳:HHDBATTY9
TOP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2-21 23:51  資料 簡訊 
48.車之輔

到了酉時,太陽已經完全西沉,夜幕低垂。
蘆花在放學後回家小睡了一會兒,等天色整個暗下來,便溜出了家裡。
蘆花綁起了長髮,披著輕便的外衣,身上穿的是可以躲藏在黑暗中的紫藍色短袖的衣服,帶子綁在背後,腰間插著護身用的匕首。裙子很短,露出了膝蓋,膝蓋以下裹著布。

剛踏出家門,蘆花就看到應該待在家的人,正背靠著牆站立在圍牆下。
「怎麼了?」蘆花用冷淡的口吻說。
但是少年似乎不太理會蘆花,黑暗中的年輕人有著深褐色的的短髮。
蘆花疑惑地瞪著外表與自已同年的男孩:「舜,你來做什麼?」
舜一派輕鬆地回說:「沒做什麼,只是可惡的高靇神說不管怎樣也要跟隨著你、保護你、照顧和服從安倍小姐!」
「你不會介意吧!」舜再補上一句。
───怎會不介意?
少女心裡嘀咕著。

少女把嘴巴抿成一條線,抬頭看著天空確認星星的位置,辨別方向。

蘆花斜眼看看舜,緊抿著嘴,走向城郊。
「據說已經有十多人失蹤,而且是突然消失,音訊全無。」蘆花停下腳步,環顧周遭說。
蘆花夜巡時,一定會對自已施加暗視術,所以即使在全黑的環境中也能看到某種程度。
這時蘆花用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圍成一個圈,抵在嘴巴上,發出了嘹喨悠遠的聲音。
沒多久,就聽到從某處傳來嘎啦嘎啦的車輪聲。
一輛伴著灰藍兒火的大牛車,一看就知道是妖怪牛車,沒有牛拉著,是靠自已的力量疾馳的妖車,暱稱『車之輔』。
「車之輔,好久不見了,你好嗎?」蘆花拍拍比自已高大的大車輪,看著車之輔的臉。
飄浮在車輪中央的大臉親切地笑了起來,茫然看著這副情景的舜說:「喂,安倍家的孩子!」
「車之輔,這傢伙叫 瞬,是某神送給我的東西!」蘆花眼睛半張地看著舜。
「沒辦法,某神知道安倍家的小姐非常任性,所以只好派能幹的我看顧還是不成熟的小孩子!」舜用眼角餘光瞄著蘆花。
「是這樣啊。」沒想到蘆花回應得這麼順口,舜頓時啞口無言。
「你沒所謂嗎?」舜好奇向蘆花確認。
「這些事......我早就習慣了。」蘆花淡淡地說。


「車之輔,你先回去。」跟車之輔交談了一會兒後,蘆花這麼吩咐。
蘆花警覺地移動視線,舜也悄悄地靠近蘆花。

這時白羊似的模樣率領大批妖怪跳出來。
「是土螻!」蘆花的嘴角向上揚。
土螻的嘶吼蓋過了蘆花的聲音,妖怪們一起襲向蘆花。
───「溫柔秀麗的容貌,黑燿色眼睛,聲音清脆,是一個天真可愛的女孩。」這就是斗神 瞬對安倍 蘆花的第一印象。
不過,這個印象很快的改變了,現在這位相貌精悍的式神對「主人」的印象是:「倔強,我行我素,擁有強大驚人靈力的陰陽師。」
因為蘆花對伏魔服妖的工作可以用快、狠、準這三個字來形容。

「除魔!」正要包圍蘆花的妖怪通通都被彈飛了出去。
「裂破!」接著蘆花從身上拿出符咒道。
符咒變成白光閃閃的猛禽,發出尖銳的叫聲,從蘆花手中飛了起來。
這是蘆花的式神之一,劃出銀白色軌跡,驅散了所有的妖怪。
「此術斷卻兇惡,驅除不祥,急急如律令────!」蘆花用右手打出了手印。
一道白熱閃光迸開,吞噬了所有的妖怪。
然後,圍繞在蘆花周遭的無數妖怪就在瞬間被消滅了。
───這就是蘆花的力量?
舜不禁重新打量眼前這個面不改容、毫不豫猶地除去所有妖怪的女孩。


「不是這樣就玩完了?真沒趣!」蘆花冷冷地說。

消滅完一批妖怪後,蘆花逕自往前走。
舜放火燒了堆積如山的妖怪屍體後,追趕著大步前進的蘆花。
忽然間,蘆花轉過身去。
「蘆花?」原本在蘆花身邊走著的舜一臉困惑的轉過頭來望著她。
蘆花回頭張望,眼睛直盯著筆直的道路另一頭。
「咦?那是什麼?」凝視著遠方的蘆花突然用手指著前方說。
那隻身體是白色的牛,緩緩地漫步著,雖然遠遠地看不清楚,但應該是朝著蘆花他們而來的。
「牛」直直的朝著蘆花過來。
「蘆花,快跑!」察覺到情況下不對的舜,金黃色的鬥氣漸漸湧現出來。
外觀像牛一樣,頭上卻長著四隻角,剎那間,牠身上的白色長毛像簑衣般撐開,豎立起來。
先前沒有感覺到的妖氣,如今從這個像牛的傢伙身上湧了出來。
「這是......」蘆花看著那從沒遇過的妖怪。


[ 本帖最後由 RosePures 於 2012-10-29 11:03 編輯 ]
TOP
hhh78944 (彼岸花)





UID 34576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88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2-11
來自 三途河川之彼岸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2-23 19:19  資料 簡訊  Yahoo!
看完很棒,但是好擠唷!




從三途河川邊爬出來的傢伙,歡迎前來我的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hhh78944
TOP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3-6 23:45  資料 簡訊 
30.敖因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舜往前跨了一步說。
「形體如牛,白身四隻角,亂毛猶如簑衣膨脹開來......」蘆花沉唸著。
「蘆花,快跑!」舜阻止蘆花再說下去。
那隻像牛的妖怪以極快的速度開始往前衝來。
蘆花轉過身以極速的速度跑起來,牛般的妖怪在後面不停的追著。
───真煩人的。還是正面迎戰吧!
蘆花停下腳步,拿起符咒擺好架式,放聲高喊:「必神火帝,萬魔拱服!」
接著對著猛衝過來的牛妖放出符咒。符咒四處飛散,同時一股驚人的靈力瞬間蔓延開來,直逼妖怪而去。
妖怪全身被靈力緊緊的纏繞住,牛妖發出「嗚───」的嗚叫,就像來自黑暗地底咆哮聲。
妖怪釋出了妖氣試圖反擊蘆花所施展的法術。
可是,不管如何掙扎都無法使其散去,於是妖怪再也沒法動彈。

「你沒事吧?」繚繞耳際的聲音清脆而響亮,語調有些狂傲但沉穩且不失溫柔。
舜默默地點了點頭,因為牛妖的目標是蘆花,所以舜完全被忽略了。
「你是把我當成不會保護自已的普通人嗎?」少年挑了挑細眉。
舜自已也覺得有些無理取鬧,但若不這樣開玩笑振作精神,恐怕再也沒顏面待下來保護眼前這個少女。
蘆花莫可奈何地聳聳肩說:「沒有!」
就在這時傳來驚人的怒號。他們回頭一看,妖怪已逃脫出來了!
妖怪逼近到蘆花眼前,正舉起前腳就要往蘆花身上踩下來了。
蘆花本能地閉上眼睛,用手擋住臉。一陣柔和的風拍打在臉上,她睜開眼來,不禁瞪大了雙眼。
一個少年的身影就在蘆花的前面,正用盡全身力量,以自已的身體阻擋直逼而來的妖怪,然後抓住妖怪的角。
「你究竟是......?」舜擋在蘆花前面,雙眸裡的火焰燃燒著。
「把那孩子交出來!」妖怪笑了笑說。
「回答啊!」舜瞪著妖怪說。然而妖怪並不打算回答的樣子,反而齜牙咧嘴地笑了起來。
「交出來!那孩子是獨一無二的獵物......」

突然間────
「聊得正起勁啊!」
蘆花立刻回過頭去。
一個像猿猴的白色妖怪抓住了蘆花,伸出了細長尖銳的爪子往蘆花的脖子畫去。
蘆花彎下了身,只聽見頭頂上發出尖銳的風聲。
就在爪子在頭頂上畫過的瞬間,蘆花左手緊握往妖怪的腹部狠狠地出拳。
白色妖怪像斷線的風箏飛離,大字形攤開倒在地上,再也起不了身。
蘆花環視四周,看到數百道光芒隱約閃爍著。原本隱藏著的妖怪都現身了,直盯著蘆花看。
妖怪的數量實在多得可怕,而且每個妖怪都散發著不尋常的妖氣。
無數的妖怪包圍住蘆花與正在跟牛妖鬥力的舜。
妖怪發現蘆花被這樣盯著看還能不慌不忙地回看它們時,有幾隻訝異的互望著。
「滾開!」蘆花往前踏出一步,以不帶絲毫感情的眼神看著妖怪們。
圍繞著他們的群妖紛紛襲擊而來,妖怪爭先恐後地向樣子看起來非常柔弱的少女撲過去。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蘆花隨著咒語揮舞著劍印,強大的靈力化為光芒般的刀刃,劃裂了妖怪的身軀。

───數量實在太多了。
「......降伏......祈求......」蘆花微微張開眼睛,在群妖中尋找舜的身影,右手打著手印。
「蘆花在哪裡啊?那個孩子究竟在哪兒?」舜不斷揮開飛躍到身上的妖怪,一邊感到十分著急。
金黃色的鬥氣震開了包圍住他的妖怪,一瞬間視野豁然開朗。蘆花正在詠誦咒文,身上到處都是傷痕。
「你看在哪裡?」牛妖以蹄踏著地面,猛衝向舜。
「雷灼光華......」
───來吧!劃破黑暗的光刃,將周圍染成銀白吧,雷之劍啊!
蘆花閉起眼睛,叫喊著:「────急急如律令!」
剎那間,從天而降的猛烈雷光與閃電打向了群妖,一閃便揮開了重重包圍的妖怪。
被閃電擊中的無數妖屍變得焦黑,滾落一地。
倖存的妖怪還不死心,露出尖牙對準蘆花的咽喉。
TOP
jkg_1 (小存【文筆已退步的混帳】)





UID 1952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97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7-15
來自 以前的我太屁孩太中二了吧. ...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3-7 07:37  資料 主頁 簡訊  Yahoo!
好看啊XDDdd 很喜歡這篇
劇情很吸引我 期待下一篇ˋA_Aˊ




還在掙扎,還在否認,以前的我比現在好。
這裡各種黑歷史........偶爾會回來看一下(太虐SO一年一次(欸)
TOP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3-21 15:51  資料 簡訊 
2.妖車

「瞬!」就在蘆花大叫時,舜使出渾身力氣推倒了牛妖,衝到蘆花身前。
金色的鬥氣包圍著少年,片刻後出現的修長身影。
裝扮像極佛像或不動明王的像,手臂上纏手繞著細長的薄布條。
正要把蘆花一口吞下肚的妖怪,突然全身僵硬。相隔一拍後,爆裂消失了。
蘆花搖晃了一下,跌坐在地上。
瞬回頭看到這樣的她,輕輕蹙起漂亮的眉毛說:「喂,你振作點啊!安倍家的孩子。」
聲音中帶著些許無奈,健壯的身軀超過六呎高,金黃色銳利的眼睛。
「瞬,變身太慢了!」蘆花側視著男人。
「什麼!這時候你應該是感激我救了你才對!你這樣不行的,安倍家的孩子!」瞬交抱雙臂,發著牢騷。
「你還好吧?」如陽光般耀眼的金黃色眼睛,看著有點疲憊的盧花。

一陣冰冷夾帶著妖氣的風吹過來,兩隻鳥妖從天而降。
蘆花立刻站起來,快速地從懷中抽出符咒。
「萬魔降服!」就在她唸咒並放出符咒的同時,被瞬的手強行拉起。

瞬彈跳到半空中,就在這一瞬間,鳥妖撕裂了蘆花的殘影,就那樣衝入黑暗中。
靈力迸開來,符咒變成銀白利刃直撲向鳥妖。
鳥妖用爪子擋開,刀刃被可怕的妖力兇暴鎮壓,一下消滅。
瞬降落地面,蘆花掙脫他的手,兩隻鳥妖乘機衝向盧花。

瞬右手一伸,手中的火焰變成了長劍,劍刃上刻有咒文圖案。
瞬把劍直直刺進其中一隻鳥妖的身體,再用力劃開,讓鳥妖的身體斷成兩截。

「嗡阿比拉嗚坎夏拉庫坦!」蘆花打出縛印,瞪著另一隻鳥妖。
鳥妖釋出妖力震盪大氣,揚起漫天塵埃。
蘆花反射性地閉上了眼,鳥妖乘隙攻擊蘆花。
瞬用焰熱的火蛇纏住了它,但鳥妖張開翅膀撥掉火蛇,用力飛上天逃去。
瞬隨即跑到蘆花身旁,趕緊地扶起她。
「蘆花......蘆花......」
輕輕搖晃後,蘆花的眼皮微微抖動,然後緩緩睜開眼睛,看著瞬眨了眨眼睛。
「瞬......」喃喃細語從她唇間流瀉出來。
「.......」瞬頓時全身放鬆下來。
瞬判斷蘆花的昏倒應該是被妖氣所傷。他咂咂舌,再次召喚燃燒的深紅之蛇。
「去!」無數的火蛇分散各處搜索鳥妖。

鳥妖避開了瞬的火蛇,躲藏在暗處。
一個男人低聲說:「找到了───
!」
鳥妖感覺到一股殺氣,正要轉身看,胸腔就被箭射中。
鳥妖瞬間被纏繞著箭的火焰吞沒,化成灰燼。

瞬以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圍起一個圈圈,放在嘴邊,吹起口哨。
高亢的口哨聲劃破了只餘下閃爍星光的夜空,不久後,從某處傳來了嘎啦嘎啦的車輪聲。
一輛大牛車疾馳而來,瞬變回人類的模樣。
「車之輔!」

舜抱起了蘆花繞到疾馳的車之輔後面,把蘆花穩穩的放在車內。
舜的火焰也同時湧上來,將蘆花四周包圍住,把蘆花置身於他的結界內休息,才安心離開。
蘆花對自已施行了可以看清楚黑暗的暗視術,所以能清晰地看見舜滿臉不悅的表情。
「舜......」蘆花看著漸漸遠離的背影喃喃喊著,舜忽然間停下來回過頭看。
舜看見蘆花卻言卻止的樣子,正要開口問時,蘆花微微低下了頭,眼睛看了看舜又快速地轉移視線。
「剛才......謝謝你。」蘆花垂下了頭,雙手在膝蓋上緊緊交握著。
「不用介意,沒什麼......」看見這樣的她,舜脫口而出說。
聽到舜這樣說,蘆花抬起頭,用手遮住嘴角,笑得像花般燦爛。
───笑了起來。
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 本帖最後由 RosePures 於 2012-10-29 11:35 編輯 ]
TOP
seedasuka (安倍浩銘(靈))




UID 44835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29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9-2-6
來自 平民大宅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3-21 20:20  資料 簡訊 


QUOTE:
原帖由 RosePures 於 2010-2-21 02:08 AM 發表
1.式神

───這是怎麼回事?
蘆花屏住氣息,茫然地仰望著那個男人。
個子高大,裝扮得像尊佛像,裸露的肩膀非常厚實,沒有贅肉。手臂上纏繞著細長的絲綢布條,在沒有風的狀態下飄揚著。
及肩的一頭亂髮是 ...

是一個越空文>.<
我喜歡這個內容,前陣子,我也打算真實的魂中的神將在學校裡當學生,保護主人在學校生活>.<
TOP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4-11 01:55  資料 簡訊 
82.和風

安倍家的庭院────
十二神將的風將太陰正跟一個比自已外表的模樣更年幼的小女孩一起。
「看這個!」太陰對小女孩說,一邊用風把落葉卷成一個圓形的球體。
「嘩~好神奇哦!」小女孩坐在外廊興致郣郣地看著,語調平靜得彷佛沒有口中所說那麼驚訝。
「送給你的。」太陰把球輕輕地擲給小女孩。
小女孩下意識伸出手接了神將擲過來的綠油油的葉子球。
「啊?!多謝了。」小女孩有點愕然,但不忙道謝對方送禮物給自已。
小女孩默默地看著手中的葉球,沉默不語。
「怎麼又和六合一樣,一臉撲克臉的樣子?」太陰走到小女孩的面前,伸出右手摸摸小女孩微微低垂下的頭。
「太陰」清脆悅耳的聲音。
「怎麼了?」太陰眨了眨眼睛問。
「不、沒什麼......」小女孩搖搖頭說。

太陰放下摸著小女孩的手,像決定了什麼的表情。
「蘆花,你過來一下!」太陰走到庭院中央,轉過頭說。
小女孩把球放在外廊上,跳下來走到太陰身邊。
太陰用風吹來了萬千各種不同的花瓣,成了一場漫天的花雨。
「好漂亮!」蘆花抬頭看著不斷地從天空中飄落的花瓣。
───這樣的風很柔和,就像母親撫摸著自已心愛的孩子一樣。
感受到風輕柔的觸感,小女孩不禁這樣想。
太陰聽了蘆花的話後,微笑著指揮微風把花瓣以不同的角度圍繞著蘆花旋轉。
神將繼續指揮著微風,又在花旋轉圈外,生起極為輕微的龍捲風捲起湖水包圍花圈。
水花在陽光下閃閃生光。
「這個怎樣,蘆花?」太陰舉起右手控制小型龍捲風。
蘆花正要回答時,一把熟悉的聲音從走廊傳來。

「蘆花!」一個看起來年紀比太陰大幾歲但充滿成熟感的孩子走來,站在外廊叫喊著。
「抱歉,我要離開一下。有機會的話我們再一起玩吧!」蘆花說。
「嗯!我明白了。那麼加油囉~」太陰點頭微笑道。
「謝謝!再見了,太陰。」
蘆花說完後,就跑到那男孩身旁隨著他離開。
「真可惜!」太陰淡然地說。
「我還想把這個完成給你看......」太陰輕輕地嘆氣,低聲地說。
之後,太陰把對著龍捲風的手腕一轉。水珠凝於半空,所有的水珠都停止了。微風也在瞬間成的狂風,把花瓣捲入。
太陰把輕握著的右手鬆開,加施在風的神通力立刻消失,花瓣和水珠被風的反作用力散開。
由水珠變成了冰砂和混合了七彩顏色的花瓣四處飄散,輕輕地落在安倍家的各處
「漂亮吧!你會喜歡嗎?」太陰抬起頭看著滿天閃爍著的「冰霜彩花」。

男孩帶蘆花到他的房間,老人一眼也不看蘆花冷冰冰的說:要出門,快去準備。
她抬頭看了一眼老人的臉,就離開他的房間去準備。

貓頭鷹在樹上呴呴叫著,蒼鬱茂密的森林無限廷伸,遠處傳來的流水聲層層相疊。
蘆花發現身邊一個人也沒有,她站起來,住前走。
「我怎麼會在這裡呢?」
蘆花突然想起來了,是祖父說有事要辦,要她在這裡等。
想著想著,眼前浮現祖父揮手離去時的身影。
蘆花靠著樹抱膝坐了下來,茫然地嘟囔著:「是這樣啊......」
樹林間下月亮的光線照耀著周遭的黑暗。但是光再明亮,也消除不了夜的漆黑。
蘆花就是這樣一個人獨自度過一個晚上。她不怕黑,甚至對於自已可能被拋棄的想法也一點沒有害怕。
這並不是因為認為爺爺一定會來接她,而是深信自已一個人也能活著走回家。
長久封鎖在心底的光景,像決堤般淹沒了蘆花所有的思緒。
她在黑暗中等了又等,不知不覺睡著了。

早晨的陽光普照,光線透過玻璃窗灑進房間。
鋪被下面露出長長的烏黑秀髮,蘆花發出規律輕微的鼾聲,睡在床鋪上。
蘆花張開眼睛,只見天花板迷濛地搖曳著。
───原來是夢啊!
蘆花一翻過身來就看見睡得正香甜的舜,躺在她旁邊。
五官精巧無瑕,在深棕色的頭髮下,烘托出輪廓極美的前額和漂亮的嘴唇。
她把手伸向近在咫尺的臉,忽然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頓時全身僵直起來,暗自咒罵著「你這麻煩的傢伙」。
蘆花立刻起身看看四周,熟悉的天花板與擺設,隨風搖曳的幔帳。
───沒錯啊,是自已的房間。

自已僅穿著一件布質清細,淡藍色洋裝。原本身上的外衣和衣裳亂七八糟地丟在一旁,就連用帶子綁住的頭髮不知何時鬆散了。
依照種種跡象分析的結果,看來自已是被舜帶回這裡的,但是怎麼他會在我的床上睡覺,而且......
「到底怎麼回事?」蘆花的眉梢更加深鎖了。
舜還穿著昨夜外出時的白色短袖休閒襯衫和休閒牛仔褲。應該什麼也沒發生過吧?
蘆花試圖喚醒舜,她拍打舜的臉頰,用力晃動舜的肩膀,緊閉的眼睛完全沒有張開的跡象。
「真麻煩!」蘆花不自覺地按著額頭。
「舜,快醒醒,不要再睡了!」
沒有反應。

蘆花嘆了一口氣後,毫不猶豫地用左手揪住舜的前襟,猛摑他耳光,舜的臉頰被打得清脆作響。
「啪!」舜只覺得臉頰有點痛,緩緩地睜開眼,坐了起來。
「呃?」
「終於醒了!」蘆花一臉不爽,甩著酸痛的手。
「我還以為你死了呢!白高興了。」
「我的臉......」舜覺得自己臉頰火辣辣地痛。
「怎麼會腫的?」
「你怎麼會睡在這兒?」蘆花對舜的話充耳不聞。
「咦?」舜看清楚現狀的同時,整個人猛地清醒了過來。

「我看你睡得那麼香甜,又不忍心把你叫起來,所以就直接抱你回來。」
「我本來是打算回自已的房間,但是你的手不知怎樣緊緊地捉著我不放,怎樣也弄不開。」
「我只好睡在床邊的附近,不知何時卻變成睡在你旁邊。」舜說。
蘆花了解來龍去脈後,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那麼,蘆花......」
「怎麼了?幹嘛一副有口難言的樣子?」「那傢伙真的逃走了嗎?式神!」她眨了眨眼睛說。
「對,火蛇找不到那隻鳥妖。」舜點點頭。
「哎呀,全身都是傷了!」蘆花皺起眉頭。
「先不談鳥妖的事,搞成這樣,你要負起責任。」蘆花把話題一轉,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隔了半晌。
「什麼───?!」舜瞪大眼睛,發出狂叫聲。
「只是開玩笑。」蘆花毫不作聲地淺淺一笑,緊接著說。
瞬間,舜有種被打敗的感覺。蘆花悠然地說:「這是懲罰。」
「只要你惹我不高興,我就會做些令你心臟恐怕會受不了衝擊而停止的事,你要謹記在心。」
舜聽到蘆花的話,瞪大了眼睛,眼眸強烈搖曳著。
他顫抖著嘆了一口氣說:「是......」
───糟了,糟透了。
舜在心中吶喊。

「對了,舜......」蘆花說。
「嗯?」
「舜,你想待在這兒多久?」蘆花半瞇眼看著舜。
舜瞪大眼睛看著蘆花,不妙的感覺湧上心頭。
「你想留在這兒多久也可以,只是......」蘆花還沒說完舜就打斷她的話。
「時候不早,快要遲到了!我要回自已的房間,整理一下儀容!」舜站起來拋下一句後,像逃命一樣迅速跑出去,離開了蘆花的房間。
TOP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3-26 00:37  資料 簡訊 
56.每日一壓

舜匆忙地洗漱完畢後,就順手拿了上課用的手提式書包走下樓。
走到二樓時,一名待女筆直地站在樓梯旁邊等候著他。
待女帶領瞬至底層,走到以通透的磨砂玻璃間隔玄關前,臉帶笑容地朝著蘆花行鞠躬禮。
蘆花對她說:「辛苦你了!」接著對舜說:「你還在那兒幹什麼?!快要遲到了!」

明亮闊敞的歐日式客飯廳裡───—
「今天天氣真好呢......」一頭黑色亂髮的少年懶洋洋地說。
『早安!今日是......』電視正在播放著新聞報導。
這時候,一個穿著青竹色和服年輕的男人走進來。
「早晨~」少年說。
「早晨!」年輕人微笑著說。
「次仲哥哥,早晨!」聽到年輕人的聲音,正在複習課本內容的少年抬起頭來笑著說。
「哦!真少有......」次仲驚歎地說。
「是的!真少有呢~」黑色亂髮的少年說。
「今天不用上課了嗎?」次仲問。
「不是,今天只是星期五......次仲哥哥,你怎麼這樣說?」少年說。
「看來小弟這一輩子都離不開她了......」次仲嘆道。
「那位小姐的確擁有吸引我們家小弟的特質......」黑色亂髮少年揶揄。
「次仲哥哥、阿宓哥哥,你們在說甚麼......?」少年疑惑地說。
「清純甜美的容貌、嫩滑細纖的肌膚、烏黑亮澤的長髮,還有一顆溫柔善良的心......」阿宓不理會少年的問題,繼續說。
「天真率直的個性、靈活敏捷的身手、超凡脫俗的氣質,還有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次仲仿效阿宓的口吻,接著說。
「哥哥你們......」聽見兩位哥哥的話,少年的臉紅了起來。
「小弟,你的臉怎麼變紅了?」阿宓明知故問地對少年說。
「好了,別再調侃他了,他已經很不好意思了!」次仲忍笑著說。
『現在是七時五十分,報時訊息是由......』電視報出現時的時間。
「糟了!快要遲到了!」少年慌忙地收拾桌子上的課本和習作。
「是啊!你快要遲到了......」阿宓悠閑地說。
「這是怎麼回事?!阿宓哥哥,你今天不也是要上課嗎?」少年大叫著說。
「小弟說得不錯,哥哥今天是要上課。」阿宓回應得不關自己的事似的,嘴角還浮現狡黠的笑容。

「真是的......在家裡不好好的吃早餐,弄得現在要特意去買三明治吃。」蘆花一邊嘀嘀咕咕地抱怨,一邊吃遲來的早餐。
由於兩人很遲才出門,所以基本上蘆花和舜是沒有吃過早餐就趕回校。
舜是式神,所以不需要吃東西。但蘆花需要,儘管有多強大的靈力,蘆花也只不過是一個人類。
今天蘆花吃的是火腿蛋配黃瓜特色沙律醬三明治,而舜吃的是煙肉配生番茄片白菌汁三明治。
「為什麼連你也跟一塊兒吃早餐啊?」蘆花問。
「高靇神說以人類的姿態出現時,要像人類般生活。」舜淡淡地說。

「阿宓哥哥,每次都是這樣......都快要遲到!」少年背著書包,踏出家門正要起步跑時......
噗咚噗咚,成群的小妖從牆壁上面跳下來。
「哇啊啊啊!」少年已經被壓得看不見了,小妖還啪沙啪沙繼續跳下來。
緩緩隨後而來的阿宓不理會堆得愈來愈高的小妖山,悠然地經過小妖山慢慢地走回校去。
「喔,出來了!」「聽說你昨夜去見夢中情人了?」「不錯、不錯,你總算親眼見到小姐了。」「喂,告訴我們小姐現在的生活情況嘛!」一隻隻從少年身上跳下來的小妖們,團著少年,你一言我一語地就這樣說了起來。
少年奮力地從山下爬出來,重新整理情緒說:「抱歉,現在沒空跟你們纏繞,不然我會遲到!」
「遲到?」
少年點點頭,說:「你們都知道吧?」
「說得也是,抱歉、抱歉,那麼你有空時要說說小姐的事給我們聽囉!」
「嗯、嗯。」少年頭痛地按著太陽穴,不禁開始有點擔心了。
TOP
sarah476247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1-3-27 17:07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mimotu





UID 7092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306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1-1-1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4-7 10:02  資料 簡訊 
TOP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4-10 18:14  資料 簡訊 
29.蠻蠻   

「最近京城內發生了神秘失蹤的神隱事件......」
「神隱?」少年不由得反問,正在流動電話另一端與他通話的人。

少年正在天色逐漸昏暗的京城全力奔跑。
───京城到處都有人失蹤,受害範圍廣闊......
───被害人沒有一個人回來,消失得無影無跡......
少年接到的命令是,在完全不讓人發覺的情況下將事情圓滿解決。
───「還有,她已經察覺到這件事了......」
少年腦海裡浮現了用盡全身的力氣,擋在不知所措的自己面前,冷靜地用沒有受傷的手打出刀印,唸誦九字真言的女孩,不惜犧牲性命的影像。
───
雖然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已經沒有時間考慮了。
就在這一剎那,少年感到心頭一陣悸動,立刻抬頭望向南方天空,清楚看見了普通人看不到的灰色污濁瘴氣。

忽然間,少年覺得背脊一陣冰冷,不由得停下腳步。
神經緊繃的少年仔細觀察四周,赫然發現剛才還有人走動的道路,一個人也沒有了。
冰冷的風拂過臉頰,感覺特別黏膩,纏繞不去。
「糟了......」被關進結界裡了。
空氣像升騰的熱氣般浮動搖曳,扭曲了黃昏的光線。
風開始像波濤般起伏翻騰,霧濛濛的黑暗飄過來。
少年隱隱約約聽得見狗叫聲,是相當悲慟的哀嚎聲。
「雖然隱蔽在黑暗裡,但那肯定就是妖氣!」他心想。
「......找到了......那般的靈力......太棒了!」那聲音竊竊地笑著。
「終於找到了,殺死那位大人的仇敵......」妖氣逐漸彌漫,侵襲而來。
「嗡阿比拉嗚坎夏拉庫坦!」少年打出縛印。
「小孩的把戲!」它盯著少年,冷笑著。
妖怪扭動身體,原本束縛住它的靈氣立刻四散而去。
少年退後了一步,屏息凝視著那個身體酷似老鼠,卻有著烏龜的頭的妖怪。
為了能看到黑暗中的事物,少年甚至對自已施了法術。所以即使現在處在黑暗中,他也能像白天一樣自由行動。

「剛山之尾,洛水出焉,而北流注於河。其中多蠻蠻,其狀鼠身而鱉首,其音如吠犬。」像雷電般閃過少年的腦海。
蠻蠻猙獰地大笑,用後腳踏地,小小的身體飄然飛舞了起來。
「禁!」靈力的保護牆把蠻蠻彈飛出去。
「方士,不要妨礙我們!」
「可惡!」少年懊惱地嘟囔著。
「我們要報長年之恨!」蠻蠻齜牙咧嘴說。
「什麼......!」
「你想知道嗎?方士。」蠻蠻猙獰地大笑。
「為什麼......」握緊拳頭的少年大叫。
異邦妖魔蠻蠻散發出強烈的妖氣,彷佛銷定獵物般盯著少年。
「在那裡、在那裡,我們主人的仇人!」蠻蠻忿恨地咆哮。
───難道是......
少年背部掠過一陣涼意,腦海裡浮現女孩的影像。
「休想得逞!」少年對著蠻蠻怒吼的同時,打出了手印。
───必須封鎖敵人的行動,不能在這裡耗時間了。
───敵人的目標是擁有當代第一靈視力的她。

少年發過誓會一輩子保護她,會守護她的平安與幸福。
───所以必須盡快殲滅蠻蠻,趕到那兒。

少年在半空中畫出五芒星,放聲大喊:「封禁!」
光芒四射的五芒星如泰山壓頂,困住了蠻蠻。
「方士,那個女孩是我們的祭品。」蠻蠻帶著嗤笑的聲音低沈地回響著。
「不行,不准動那個女孩!」
───
我會保護著她,我不會讓她受到異邦妖魔的任何傷害......
少年從懷裡取出符咒,喊叫:「萬魔拱服,急急如律令!」
空氣中湧起不同於風的陣陣波動,接一道看不見的雷光貫穿並切裂了妖怪,淨化了它釋放的妖氣。

[ 本帖最後由 RosePures 於 2012-8-12 22:23 編輯 ]
TOP
sarah476247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1-4-10 21:12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4-17 02:48  資料 簡訊 
19.逢魔時刻

包圍著少年的空間詭異地扭曲著......沒多久,街道恢復了人來人往的景象。
───剛才在不知不覺中被捲入了與現實世界隔離的異次元空間裡......
「哥哥他們要是知道,一定又要虧我了。」少年嘀咕著,煩躁地環視四周。
───幸好,大街上的人們完全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常......
「最好能在太陽下山前趕到那兒......」少年一邊飛奔,一邊呢喃著。
───「欸?你想說的是黃昏微暗時,亦即白天與黑夜之分界『逢魔時』嗎?」女孩的眼睛閃耀著光芒,愉快地笑了起來。
想到這兒少年的心突然急速跳動了起來,撲通撲通劇烈跳動的聲音,吵得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一輛牛車嘎啦嘎啦作響,在大路上疾馳。
牛車的車輪周圍亮著慘白的鬼火,其中一個輪子中央還浮現一張鬼臉。
少年發現疾馳而來的牛車,趕緊停下腳步來。
同時,以驚人速度疾馳的車之輔,正好看見了拚命趕路的少年。
「車之輔!」少年大叫道。
待牛車完全停下來,少年繞過側面看著車之輔的臉。
車之輔看到少年,驚慌地搖晃著車身,然後望向後面。
少年循著車之輔的視線望過去,正是出現瘴氣的地方。
車之輔用少年聽不懂的話,著急地對他說著什麼。
「車之輔,冷靜點!」少年安撫著驚慌失措的車之輔。
「她遇上了異邦妖怪嗎?」少年從車之輔的模樣推斷出來。
車之輔咚地放下車軛,代表點頭。
「車之輔,能否請你載我到那兒?」少年說。
車之輔嘎咚地垂下車軛,表示願意。

載著少年的車之輔在目的地遙遠的前方緊急煞車,少年從牛車跳下來。
「謝謝你,車之輔!」少年拍拍車之輔的輪子,轉過身去。
銀白色的雷電襲向異邦妖魔們,一個圍繞著金色鬥氣的修長身影保護著女孩。
───雖然有著與人類相同的身影,卻散發著神的氣息。
「是她的式神嗎?」少年看著那個年輕人,驚訝地喃喃說著。
少年默默地注視著女孩和站在她身邊的式神。

這時,兩隻表情兇惡的鳥妖從天而降。
相貌精悍的神將把手中的火焰變成了長劍,身影俐落地斬開鳥妖的身體。
另一隻鳥妖逐漸逼近女孩,在千鈞一髮之際,神將放出了紅色火焰蛇迫退鳥妖。
灼熱的火焰纏住了鳥妖,鳥妖拍動了翅膀,那些火蛇就四處消散了。
鳥妖用力振翅飛起來,弄得沙土漫天飛揚,逃離了現場……

看見女孩昏倒在地,少年正要衝上去,就在這一剎那......
「不可以!」少年耳邊響起陌生的女聲。
少年急忙地將視線掃過一圈,尋找聲音的主人。
但是,完全感覺不到任何氣息。
定神一看,女孩已經醒過來了......
───如果沒有那人的提醒,恐怕我已不故一切地衝了出去......
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事,少年不禁戰慄起來。
他說過會保護她,因而付出了代價......
───「你必需隱身於暗處,聽候那位大人的差遺......」
───「不許有任何異議,命令就是一切......」
───「為了那位大人的願望而活......」
───「一旦違反命令,你會失去守護至今的一切......」

鳥妖遁入黑暗中避開了神將的火蛇,躲藏在暗處。
少年跟隨著鳥妖身上飄散出來的妖氣,找到鳥妖的藏身之處。
「找到了───!」少年把弓拉滿,箭頭瞄準了鳥妖的胸膛低聲說。
───我答應過要保護你,就在第一次見面的那個夕照。
少年放出封入符咒、施加了法術的箭,射向鳥妖的心臟,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鳥妖消滅。
───我會保護你,永遠、永遠保護著你。
高亢的口哨聲劃破了夜空,呼嘯而過的風中,夾雜著嘎啦嘎啦的車輪聲。
───隨風飄來的是伽羅香味......
少年眺望著某個地方,走向回家的路上。
TOP
beautycat (闇影幻)





UID 69690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234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0-12-14
來自 夢幻天堂的幻想國度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4-17 13:31  資料 簡訊 
搶到沙發囉~
音靈~加油!

期待下文!(遞茶
TOP
22360716 (星霈)





UID 69813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708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10-12-16
來自 超時空宇宙中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4-17 13:48  資料 主頁 簡訊 
加油~期待下文喔~
蜂蜜茶(遞~)




星空中的某顆小星星(?)
我家http://www.plurk.com/blessed0008
TOP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4-17 21:58  資料 簡訊 
22.怨靈

二人吃過早餐後,便到初等部見校長。
蘆花用輕快且規律的節奏,敲了幾下初等部校長室的大門。
正在觀賞窗外景色的初等部校長,聽到敲門聲立即轉過身來,快步走上前把門打開。
看見與蘆花一起站在門外的舜時,初等部的校長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接著笑容可掬地說:「進來吧!」
「不必了,有話快說吧!」蘆花斬釘截鐵地說,並往校長室內瞄了一眼。
校長室內的小妖們一聽見蘆花的聲音就嚇得馬上跳了起來,慌張地從窗口離開。
小妖們沒什麼惡意,只是喜歡待在初等部校長的身旁而已。
平日它們會跟著初等部的校長四處走動,有時會緊緊黏著他不放。
這時候,初等部的校長就會找蘆花幫忙解困。
看到小妖那麼悠哉的模樣,蘆花會毫不留情地把它們從初等部校長身上拍下去。
它們一看到蘆花在,就不敢靠近初等部校長了,只會在遠處觀望。

「別站在門外,進來吃甜點吧~」初等部校長的好心情完全不受蘆花冷淡的態度所影響,一如往常熱心地邀請他們。
舜側頭去看蘆花,蘆花眨眨眼看著初等部的校長,嘴唇抿成一條直線。
「不用客氣。」蘆花淡淡地回應。
「───」 初等部校長低聲嘆了口氣。
「難道蘆花還在記恨嗎?」初等部校長半垂下眼睛,萬念俱灰地說。
「......」聽到這句話,舜想起蘆花來校長室前所說的話。

時間回到十五分鐘前。
從遠處傳來了吵鬧騷動的人聲......
───「高靇神,學校是怎麼樣的地方?」
聲音......愈來愈近......
───聽到傻愣愣的疑問,高靇神抿嘴一笑,說:「學校是一個熱鬧的地方。」
喧鬧的聲音漸漸有了清楚的架構,變成了尖叫聲與說話聲。
「學校這個地方很熱鬧吧......」作為引起喧嚷的聲音源頭之一的少女,對顯得心力交瘁的少年說。
少女非常清楚是怎麼回事,所以今天在回校途中時提醒過在身邊同行的少年。
叫喊的聲浪正隨著少年和少女的所在之處擴散開去,人們爭相瞻仰二人的風采。
看到司空見慣的景象,長得像娃娃一樣可愛的少女只是淡淡笑著。
看了這光景一會兒後,少年深深嘆了口氣,說:「我是聽說過啦!真的很熱鬧呢!」

「啊!找到了,兩位安倍學長!」幾名附屬小學的低年級學生,看到剛回來學校的少年和少女,立刻叫住他們。
「咦?」二人將視線轉向叫住他們的小學生。
「兩位安倍學長,校長有話跟你們說。」
少女眨了眨眼睛,微笑著說:「是嗎?謝謝。」
「安倍學長,別客氣。」
少女目送他們離去後,臉色立刻變得不好看。
「蘆花,怎麼了?」少年不安地眨著眼睛問。
蘆花猛然轉過身,狠狠地瞪著少年。
少年被她的氣勢,嚇得停住腳步。
「給我聽清楚!那是在我剛入學時發生的事。」蘆花不高興地瞇起了眼睛。

當時,蘆花剛轉校入讀私立白鳥學園,第一天上學就被初等部的校長接見,說有事要拜托她。然而......
「那老頭竟然要我一個人在傍晚時留在學校堙I」蘆花怒氣沖沖地說。
「大概十年前開始,每當校園內的櫻花盛放之時,初等部二樓的音樂室就不時傳言有怨靈的出現......」
怨靈四處張望,好像在尋找什麼。
起初,大家都認為是「無聊的謠言」,直到有好幾個學生在二樓走廊行走時,也遇見謠言中的異形之後,才發現這不是一般謠言,不能置之不管。
後來,還出現了這樣的歌謠────
櫻花盛開時,二樓的音樂室,等待期望的人,沉默的怨靈。
校園內的人都這樣深信不疑,所有人都怕那個傳聞,有些學生和老師害怕得不願接近那個音樂室。
「什麼『希望得到初中部的幫助,去解決初等部的事件』,虧他說得出口。」少女按著額頭,感嘆地說。
「說得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少年苦笑著說。

女孩掀起了蓋在琴上細長的棗紅色絨布,是一台手工精緻的鋼琴。
她輕輕伸出手,用手指彈了一下。
耳邊傳來微弱的低聲細語,望向發聲處,看到一個長髮少女就在她身旁。
淺褐色的長髮從耳朵兩邊挽起,自然捲的披背秀髮用紅繩綁了兩條小辮子。
少女伸出手指想碰觸琴鍵,但是直接穿透了。
眼淚從少女的臉頰撲簌地落下,那雙帶點哀傷神色的琥珀色眼瞳,為她美麗的臉龐平添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愁緒。
女孩坐在琴前,纖纖玉手靈活地彈奏著,優美柔和的音色源源不斷,編織成扣人心弦的旋律......
琴音戛然而止,少女身影就被迷濛的燐光包圍,逐漸消失了。
從那天起,私立白鳥學園的初等部的音樂室就再也沒聽說過有怨靈出沒的傳聞。

蘆花仰望著兩邊盛開的櫻花,不時隨風散落著花雨。
這片讓人沉醉的花海,曾經有一棵綻放美麗櫻花的古樹。
即使經過數百年仍美麗盛開的櫻樹......
蘆花停頓一下,深呼吸後又接著說:「四十二年前她是學園的守護者,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學園的結界破了。與學園的結界連結在一起的她,也隨之消逝......」
「可是,有人把她封印起來,令原本所剩無幾的櫻花精靈處於沉睡當中。不過,那個封印並不完整,只是半封印的狀態......」說到此處,蘆花沉下臉來。
「傳言中的怨靈也是這個人的把戲,那個半調子的施術者......你知道是誰嗎?」蘆花的語氣很平靜,卻使舜莫名地感到可怕。
「那個故意弄成這樣子的笨蛋,就是頂著那張看似人畜無害又無辜的臉,把責任全部推在別人身上,完全沒有想過善後工作的混帳傢伙,還敢來拜托我幫忙───」蘆花不悅地喃喃唸著。
「私立白鳥學園的校監兼初等部校長───飛鳥 松」蘆花咬牙切齒地說。
了解到一切前因後果的蘆花覺得自已被這個看似沒神經的老伯耍了一回,所以什麼混帳傢伙、笨蛋都說出來。
「現在想起來就氣。」蘆花氣呼呼地說。
舜無言以對,只能苦笑,心裡暗道:「哎呀,這個仇可結大了。初等部的校長,你好自為之吧!」

───還在記恨嗎?這話虧你說得出口。
此刻,初等部校長室內擁有同一個姓氏的兩人思維同步了。
「啊,怎麼會這樣呢!」蘆花臉上展現了燦爛的笑容。
「咦?」舜不禁懷疑自已的耳朵,難以置信地看著蘆花。
「那就好了!」初等部校長的眼睛亮了起來。
對於蘆花臉上浮現出燦爛無比的微笑,不作任何懷疑的初等部校長......舜簡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心想:多遲鈍的人呀!
「先別說這個了,初等部校長找我們是有話要說。」蘆花換了一個表情,看著對方說。
「沒什麼,只是想介紹一個人給你們認識......」初等部校長笑著對他們說。
「原來如此。」蘆花眨了眨眼睛說。說到這裡,蘆花覺得有點不對勁。從過往的經驗可知,這個校長接下來所說的話,想必不是什麼好事。

稍等片刻,二人身後響起了腳步聲,蘆花和舜赫然轉過頭去。
初等部校長用沉穩的語調繼續說:「她是我的孫女。」
「她是......」蘆花低聲的自言自語消失在風中。
舜循著她的視線望過去,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生逐漸走近。
那名女生有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整齊的劉海隨風輕輕擺動,長及腰際的黑髮從頭渦處紮起。
溫柔的容貌端莊秀麗,但是,這樣的外表也掩蓋不了一樣東西。
那就是潛藏在她內部的力量。
───這個女孩是不容小覷!
蘆花臉上隨即換出夏花般絢爛的美好笑容,走到女生的面前,直視著眼睛位置比自已高一些的女孩。
「初次見面,飛鳥同學。」蘆花對她嫣然一笑。
看見帶著微笑的蘆花,女孩一下子愣住了。
舜仿彿看透了蘆花的心思,戲謔地說:「厲害!」
蘆花很不高興地皺起眉頭,瞥了舜一眼。
舜張了張嘴想反駁,卻被蘆花用手肘捅了一下。

女孩回過神來,伸出手笑著說:「初次見面,安倍同學。今後請你多多指教!」
「請你多多指教,飛鳥同學。」蘆花偏著頭微微一笑,握起了她的手,隨即放開。
女孩似乎不在意蘆花的反應,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蘆花。
───她就是安倍 蘆花......
是天真可愛的女孩,大概與自已同年或者再小一點吧。
沒有紮起來而披散的頭髮烏黑光滑,精雕細琢的五官,細緻又白皙的肌膚光滑無瑕,眼眸閃爍著黑曜石般的光輝,充滿生命力。
清靈脫俗的氣質,在舉手投足間透露著叫人不敢褻瀆的高貴。
那優雅的舉止、讓人覺得溫柔中帶著堅定意志的美麗聲音,都令人無限憧憬。
站在她身邊的男孩非常俊朗,不過感覺上他好像......
───好像不是普通的人類......
TOP
RosePures (音靈)





UID 2231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9-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8-29 22:21  資料 簡訊 

離開初等部回到初中部時,第一節課已經開始了。
二人匆忙地走進課室堙A回到自已的座位上。
課室堛漲P學對二人視若無睹似的,正在授課的老師也若無其事地說:「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十八頁。」
蘆花眺望窗外的景色,回憶起一段往事。
每吹過一陣風,盛開的櫻花花瓣就像雪花般紛紛飄落。
蘆花並沒有告訴舜,初等部校長封印櫻花精靈的原因、一首樂曲就令她心滿意足地消失的緣故、她等待的人是誰......

蘆花回溯兩年前的記憶。
她是櫻花精靈,佈下覆蓋著整個學園驅邪結界的主人、學園的守護者。
只要有她的存在,結界就不會被摧毀。
來襲的敵人就是看准這點,才會動手攻擊學園周遭的結界。
沒想到,她設下的雙重防線被削弱到這種程度。
原本強韌的結界,如今薄弱到隨時都可能崩潰的程度。
她是這個學園的守護者,所以她絕不容許任何人破壞學園。不管對方是誰,她不會讓敵人傷害這個學園的一切事物。

她緩緩張開雙眼,琥珀色的眼睛光芒閃爍。
清澈純粹的神氣從全身迸放出來,龐大的神通力甚至捲起漩渦,淡紅色閃光直衝天際。
全身被淡淡的光芒包圍的櫻花精靈,用意志維持快中斷的生命,強撐到最後一刻。
她使盡最後的力量,綻放出神氣把眼前的敵人都消滅掉......
───約好了哦......
耳邊響起懷念的聲音。
「對不起、對不起......我要失約了......」白皙的臉頰滑下了一行清淚。
眼看著她的身影快要消失了,剎那間時間停了下來......
在逐漸變得模糊的意識之中,她看見了一個熟識的臉孔。

她聽見了,聽見了微弱的琴音......
可是,只稍微彈了一下。
她努力地張開了眼睛,茫然地轉移視線。
「這兒是......」少女定睛一看,詫異地低喃。
她有個無法實現的願望,那是她曾經以為無法實現的承諾。
「你們的約定,由我來實現。」不知何時出現的女孩說。
是個十一歲左右的女孩。
「這樣啊......」淚水撲簌流了下來。

───「人類的壽命實在是太短暫了。」聽說她和人類過從甚密,上一任的守護者梅花精靈如此警告。
───「嗯,不過我們已經約好了...... 」彷彿打從心底高興似的,她笑了起來,聲音裡泛著笑意。

長相清秀的女孩伸出纖細白晢的手指,沉著地按著琴鍵熟練地彈奏起來。
聲音響起,女孩所彈奏的曲子是她最熟悉不過的旋律。
她靜靜傾聽著樂聲。
優美的音色,編織成美麗的旋律。悠揚的琴聲清脆悅耳,毫無雜質。
女孩演奏的樂音,深深感動了她。
───只有像他那麼清澄的心,才能彈奏出這首樂曲動人心弦之處。
演奏完樂章最後的一顆音符,女孩沒有把手挪開,只是保持著同樣的姿勢坐在鋼琴前按著琴鍵。
「正如他的音樂一樣,你擁有著一顆清澄的心。」少女幸福地微笑著說。
女孩放下按著琴鍵的手,露出似哭似笑的表情,默默地點頭。
「謝謝你!」她輕輕閉上眼,淺褐色的頭髮隨風飄揚。
女孩注視著身體逐漸透明的櫻花精靈,粉紅色的餘光蕩漾著。
突然閃過無數的光景,櫻花精靈的記憶不停流竄進女孩的腦海裡,直到光芒完全消失在黑夜中。
───約好了哦......
「怎麼會這樣......?」女孩站了起來,顫抖著肩膀。
女孩閉上眼睛,溫熱的淚水不斷地從臉頰滑落下來......

TOP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8897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2-16 04:31 清除 Cookies - 聯絡我們 - 皇冠讀樂網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