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玩紙飛機到上太空 夢想教室
皇冠讀樂論壇


《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即日起開始預購,11.28正式發行!

 
標題: 鐵色圖騰【二十】最新翻外篇登場﹗
oto1229 (乙冬*//♥)





UID 538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22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6-6-2
來自 新竹=)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7 16:28  資料 簡訊 

我已經搞不清楚我上次看到哪裡了...(汗)

等指考完再一起重看好了(考生還不快去念書!)

 

先跟小流打聲招呼>W<





TOP
yoyoyoyo ( 悠ˇ)




UID 17736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641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6-2
來自 TEAR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7 21:20  資料 簡訊  Yahoo!

令人驚喜的創世過程!!!!!

只能說......好漂亮啊~~(什麼鬼

 

話說米白色的沙粒?(直覺想到鹽

是什麼味道呢??

 

啊 小流大!期待你的下一章!!!!!

 





是不是該走了...?
TOP
dark626 (白玄)





UID 20986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61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8-7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12 15:11  資料 簡訊 

呵呵 已經很久沒有更新過了

謝謝各位仍然支持小流呢

希望大家不會厭棄小流的文風較為混亂

 

乙冬:

考生要好好加油呢~

 

悠:

的確是很漂亮的創世記,卻又是很可悲的故事。

TOP
fuckubitch (闇玥瑤)




UID 38245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31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6-14
來自 倫敦的某個角落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6-21 09:14  資料 簡訊 

感覺....字胡在一起了囧.....

 

還是比較習慣小流你在網誌那邊的排版欸OTZZZ

 

 

期待更新ˇ





想做的事超級超級的多.但是時間卻總是被父母完完整整的佔據掉了.一滴滴的自由時間也沒留下.   
TOP
dark626 (白玄)





UID 20986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61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8-7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7-2 21:57  資料 簡訊 

鐵色圖騰【二十三】

魔兒狐惑的臉龐流著灼熱的汗水,汗水劃過被曬得焦紅的皮膚,似是快要烤熟的皮膚卻沒有想像般受到汗水的刺激,紅紅的皮膚泛起了微微的閃爍,點點的光芒似是鑽石的碎屑一樣,散落在毛孔深處。這是海神星人的獨特之處,能適應海神星系裡任何的環境,只要讓身體親身記憶一次,慢慢地腦部會自然調節,使身體能與環境配合。

需要時間消化連串問號的魔兒,漸漸因緊張意識到身體渴求著水份。

「你的意思是說打從一開始雨辰和雨泉都是朝著解決海神星系的崩潰而行動?盜取任務只是榥子,真正的目標是宙若思?」

魔兒凝視著她的兩位哥哥,這刻問題已非疑問的語氣,答案早存放在她的肚子裡。

櫚點了點頭,不等魔兒再度發問,輕輕的抱起了她,步近他的大哥,步近脈沙斷層的缺口,步近另一個謎團。

似懂非懂的魔兒喉間湧出一種怪異的感覺,她自己也說不出問題所在,但是她知道整件事情有點不對勁,有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線索被遺留在某一個地方,被陽光忽視了。

櫚抱著魔兒踏進了脈沙斷層,肩負著把門打開的滄則跟在其後,就在滄淹沒在脈沙斷層如烤箱一樣的悶熱之下,斯科爾蘭克的秒針終於再度運轉。

沉默徘徊在霞紫、雨辰和老人之間,默默的如小孩繞著柱子一樣打圈,,霞紫的臉並沒有因為驚訝而扭曲,比相像中還要沉靜。

雨辰面向霞紫,展露出一個略帶苦澀的微笑,忽然,那一輪久未露面的彎月掛在雨辰的臉上竟並不奇怪,感覺較像是一直以來的霧氣終於消散。

黝黑的皮膚不見了,本來雙色的眼眸轉為異色,白哲的他被陽光穿透,泛藍的血液使他看起來如像精緻的冰雕,長久以來滲透著人們內心的寒氣不再刺骨,反倒令人感覺極奇清新。

「哈哈哈…這小妞竟然有足夠的靈仰解開老夫的封印﹗」

老人樂不可支的仰天大笑,撫弄著他如冬日新雪的鬍子。

再仔細一點看,在雨辰白哲的皮膚裡,還有一層更白的紋身。那包裹著全身紋身如舊時的紋身樣式樣似而又有所差異,像是這些年來荊棘吸食著雨辰的養份不斷成長。

「爺爺,霞紫是你弟子的女兒。」

雨辰再度揮起了手,遠方的雪慢慢升起,匯聚成一團團厚厚的雲,雨辰的手指一彈亮白的雲碎開,在半空中翻起了海浪,白色的海水漸漸轉為灰色,灰海洋湧起灰藍色的浪花,灰藍色的浪花捲起了靛色的海嘯,靛色的海嘯翻過了數米的高空,下起了青藍般寶石的雨水,築起一片汪洋。

「啊……難怪她的靈仰有一絲絲恭繗的氣息﹗不過恭繗竟然有一個咒系待靈者的女兒,老夫看看……」

老人再度端倪起霞紫,聽到雨辰稱呼這位老人是自己父親的師父時,霞紫稍稍的放下了戒心,緊繃的情緒逐漸放緩。

「真是了不得﹗咒系的首神精靈剎那,那傢伙是老夫也控制不到的狂暴小子,不過小妞妳也付上了不少代價呢﹗」

白獅老爺爺開始唸起喃喃的咒語,似是輕輕的觸碰了霞紫的粉紅的脖子,一陣如同觸電的感覺流遍全身,霞紫緊張的瞄著老獅子的舉動,發現他並沒有真的碰到自己。

「雖然不真的能幫助到你免除付出的代價,但這能減低你現在運用精靈術時所受的痛楚。」正當霞紫想開口詢問時,老爺爺搶先開口。

霞紫繃緊的聲帶慢慢放鬆,喉間傳出的灼熱和針刺一樣的痛楚緩和了不少,霞紫試著發出啞啞幾聲,發現那如撕裂般的聲線雖沒有明顯的改善,但發聲已不須用盡全身的力氣便能自然發聲。

咒系精靈屬於攻擊和輔助精靈,擁有兩種特殊類的精靈﹕詛咒和黑暗。剎那是咒系精靈的首神精靈,共同擁有詛咒和黑暗的性質,使用剎那所需要付出的代價是常人無法想像得到的。

絕少馴服於他人的咒系精靈性格大都極奇傲慢,至於他們願意借予力量給侍靈者的原因十分簡單,就是要收取他們所想要的代價。

妖刀︱八刀村正正是霞紫的武器,同是剎那的半身或是宿體,每柄刀的能力也不同,而使用每柄刀的代價也不同。紅刀赤緋宗正是解咒專屬妖刀,別以為解咒聽起來非常正面,其實精靈術的咒語多得如恆海沙數,例如不能直接用靈系精靈術的人會用到治療用的精靈咒,這時赤緋連過去的治療咒都可以解除,即是過去所承受過的傷口會全數顯現。

使用赤緋宗正的代價是聲音,侍用者奉獻愈大的靈仰,代價就愈高,能破解的咒術就愈強愈多,她從來也不知道這次失去聲音會是一天,一年,還是永遠。

「本來是要失去兩年到三年的時間的。」老爺爺突然說道,霞紫眨了眨眼,並沒被聽取到內心而嚇到,只是感到疑惑。

「小伙子幫你減輕了代價,就在你刺中他心臟的一刻。」霞紫聽後立即回望雙手不停忙著指揮的雨辰,心想著難怪她覺得這次聲音回覆得如此快,直到剛才她還認為是因為時間裂縫的影響。

「好了。我知道你有很多東西想知道,但恭繗看來把你教養得很好,很禮貌地等待獲知答案的時機,而且你猜到的已經很接近了。」撫摸著鬍子的老爺爺自顧自的續說。

「應該先從那裡說起呢……首先,老夫的名字,這個不用想,對老夫來說名字擁有上千百萬個,每個都沒什麼意義可言,老夫活得夠久了,太多的名字記著也辛苦,所以叫我老爺爺或是死老鬼都沒所謂。至於,老夫為何會在時間裂縫裡,這個實在不想詳細解釋,簡單點來說老夫是時間的平衡者,主要就是防止時間出現裂縫、破壞、缺口、以及矛盾。」老爺爺簡潔明瞭的一字一句解釋,一邊抓起了地上若隱若現的米白色沙粒,剛開始抓起時還有一粒粒幼細沙石會從他的指隙間溜走,逃離他的抓捕,可是當老爺爺的手不斷向空中抬高時米白色的沙石開始變成一匹米白色的絲絹。
老爺爺豪爽的把絲絹拋擲到雨辰的身上,就在絲絹碰上雨辰赤裸的身上時,柔軟的絲線包裹起雨辰,一點一滴的塑出衣服的外型。上半身的絲絹慢慢變成綿布的材質,再由摺疊的位置轉變,鄒痕遂少化開,形成磨沙表面的白色皮革外套,下半身則吸收雨辰身上泛藍的色調,造色有著白色洗水效果的丹靈布料。

「這效果還好吧?老夫想著你應該不像你哥般喜歡赤裸。呵呵﹗」逗趣的老爺爺走近寶石綠色的海水,海水斷斷續續的升起,浮現出如同寶石堆成的岩層,接著又被水晶藍的海浪沖走。

「兩個小伙字雖然打算分別各守護一條鎖匙,宙若斯和魔兒,這些你都知道。可是你們的對手太強大了,現在的你們根本就束手無策……老夫的意思不是說你們不夠力量應付,而是你們的限制有點多,還有兩位嫩兒還沒作好選擇。」繼續著手忙著的老爺爺再次續說。

「不過看來兩位小伙子已經下定決心了。小妞你知道你妹妹的力量有多強,而你和你妹妹的命運也不同,赤繗讓你們自行作出選擇,可見他真的很愛你們。老夫想以下的部份小伙子應該會想親自告訴你,不過他看來很忙,你就留心聽著吧。」歪著頭蹲下來,手和口也沒有停下來的老爺爺在沙地上畫起了不明所以的圖案和文字,一個大圓內有多個小圓,小圓內又有數個圓環相互交疊,圓環的中央有著文字和符號併成的圖形,而重疊的圓弦會使各圓內的圖形有些微的不同。

「爺爺,不用了﹗我們要逃。因為我怎樣也打不開裂口,相信是在防礙著我。」雨辰的手停止指揮的舞動,轉移了另一種運作的方式。他左右手壓了壓拳頭,使指節發出啪搭的聲響,接著他凝神靜氣的在半空中攤放雙手,掌心向上一揮,地面升起了一個圓圈的火圈,火焰的顏色比正常的要來得深,深沉得形同血液。

「你的動作這麼慢時老夫就猜到了。」老爺爺站起來,擊掌兩下,地上的圓紛紛升起,環繞著雨辰的身旁,噬食起荊棘紋身。

圓型不斷的噬食著變得巨大和複雜,如同生命一樣把紋身當作養份地轉化,直到紋身只餘下纏著胸口不到三十厘米時,紋身開始萎縮,扭曲成一隻怪獸的爪子一樣,由白色吸收起雨辰的血液染成藍色,紋型漸漸浮現出立體。

當紋身的變化固定了之後,圓型開始建構出一個身體,身體有四條腿,兩條毛茸茸的尾巴,濃密的鬃毛圍著牠的頸項,猶如纏上了圍巾,接近兩米高的身軀看似飄忽不定,外圍包裹著一層深不見底的黑色,點點的深沈搖曳著,正是黑色的孽火。

「我不是傷殤狐,而是殤傷狐。是牠悲劇的另一半,我的名字是悼千霧。」

這低沈而悲傷的聲音在霞紫的腦內迴響著。

 

                                                                              流筆

                                                                         1/7

                                                                               6:19

TOP
dark626 (白玄)





UID 20986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61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7-8-7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1-8-18 00:44  資料 簡訊 

                              鐵色圖騰【二十四】

 

「謝謝你,爺爺。」火圈的火焰不停閃爍且不斷升高和跳動著,在鄰近火焰跟旁的的三人卻沒有半點汗水滴下,突然火圈沈到沙與雪混和在一起的地底,原本火圈中心的位疊,雨辰的身旁前後升起了兩度由火捲成的門扉。

其中一道門閃耀了數下,便粉碎開來,火焰碎片散落一地,在碎片的位置出現一位久違了的人影。

正是若斯。若斯看了看四周,再回望眼前的雨辰,站了起來一副不自為然的樣子。

「雨辰﹗你是用了那種美白產品?」此時若斯看到了雨辰身後的門扉及身旁的殤傷狐,輕輕咬了一記下唇,心知道接下來的事將比之前的還要震撼。她也瞥見了霞紫,不消幾秒便認出了她是黑衣人,並不感到驚奇的她看來已經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雨辰對若斯展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接著轉身面對另一道紫色火焰的門扉。

「這門沒辦法直接通去我想去的地方。事實上,有人在阻礙著我,使我打不開時間的缺口,所以門的另一邊正正就是所埋下的陷阱,掉進陷阱我們還有一絲希望能逃出去,但不進去我們將要困在時間旋渦裡好一段時間。」

雨辰急速的解說著,雖然他已決定將要自己走進老虎的口裡,但他的臉上並無一絲緊張。

「不能請那位老翁幫忙麼?」若斯邊問邊取出了雙搶,裝備好需要用的子彈。而霞紫則從掌心抽出另一柄刀身純白的武士刀—懾雪村正。

「爺爺是時間的平衡者,不會幫我們這些時間迷途客的。再者,裂縫是造出來的,如果爺爺動手會引來更大的時間矛盾,這時候才是真正的掉進陷阱。」

「年輕人真好﹗你們就像是一班天才聚集者,一開始便如此出色,一開始便如此特別,一開始便如此複雜,如果這一套是電影那一定會很沉悶。哈哈哈﹗」

「如果我們是天才,那我們的對手就是一班累積了所有經驗並且奸姣巨滑的老狐狸。」

這時霞紫的雙眼似是顯露出絲絲動搖而泛起光芒,她驚覺到的是若斯也同時察覺到的疑團。

雨辰的語氣、身影、感覺……若隱若現著雨泉的幻象。

腳步聲異常的沉重,非比沉常的壓力把死命地跑著的三人壓跨,汗水和血液一同灑在崎嶇不平的岩石地面,灰藍色的岩礁一起一伏,酷熱乾燥的空氣像是渴求著水份,不斷蒸發掉起勁奔跑的人們。

剎那間,地面影子張牙舞爪,爪子慢慢成形,輪廓一步步變得清晰,一隻,兩隻,十隻,三十隻……以黃河缺堤般的速度增加,伸向敏捷的人影處。

啅一聲﹗爪子輕而易舉的喝到鮮血,當血液噴灑之際,飢渴的爪子瘋狂的撲向獵物,企圖撕下更多鮮肉。

「我們已經……跑多久……了?」

若斯氣急敗壞的問道,一邊向身旁的雨辰發問,一邊擦掉左邊臉頰的血液。

「應該有十六小時。」

雨辰輕鬆自若的回答道,略略抬頭觀看有著十六面月光的暗紫色天空。若斯、霞紫和雨辰三人自從步入火門後便一直馬不停蹄地奔跑,閃躲著各種各樣的阻礙。

雖然雨辰的呼吸並沒有一絲一毫的紊亂,但罕有地他的臉上也流露出緊張的神色。

仍在不斷奔跑的三人彷彿似是在極奇狹窄的橫街小巷中穿梭,任誰也有種錯覺像是旁邊的岩壁正一步步的向內推進,岩壁愈來愈高,路條愈來愈窄,爪子的數目正以倍數快速的增長,不單單是數目,還有體積﹗在這場追逐戰裡,當鬼的就像是一頭恐龍在捕獵死命逃跑的兔子,樂不可支的耍弄獵物。

爪子迫近得只消數幾步的距離便可以把他們撕碎,剎那間,爪子狠狠的抓住了霞紫的腳踝,鮮血直流。

霞紫揮動純白的妖刀,威力之大使空氣也為之震動,旁邊的岩石被如同超聲波一樣的劍壓震出了好幾十道裂縫。可惜,影子聞風不動,活活的拉扯霞紫的腳,野獸終於擒獲午餐,準備把可口的美食放舉口邊。

就在爪子快將把霞紫淹沒之時,悼千霧發出洪亮而低沉的咆吼,四周的爪子猶如驚弓之鳥,退避三舍。

「小千﹗我們仍在『縫』裡麼?」

悼千霧把霞紫背起來,眼神突然變得尖銳,數分鍾便追上雨辰的腳程,速度之快使霞紫連道謝的機會也無法掌握。

「不在。我們在『狹』之中,而且快到『環』。辰,我的『吼聲』再過一下子便不中用,你要我用『嗚聲』嗎?」

黑沉沉的悼千霧散發著無與倫比的壓迫感,比起身旁嘗血的爪子,悼千霧的靠近使若思更為不安。

「我希望不要,但是在時間的通道『實』、『存』、『環』、『狹』、『縫』、『虛』裡面,我們就只通過了兩層,再跑下去障礙就不只是不死影,還有不滅影、不亡影和不劫影,要用到更強的『聲音』看來是免不了。」

雨辰若有所思的說著,形同拳擊手般悠然的搖晃上身,閃躲再度襲來的爪子。

「我……們還要跑……很久麼?」

若思的體力大概早已被時間旅途搾乾,無人知道她與水晶精靈相遇之後的發生的一切,現在支撐著她的到底是精神力,還是在那段謎樣的時間裡不為人知的所有。

「不知道。在時間的斷層之中沒有明確的路線可循,說實話,我們的路線某程度上被不死影控制了。現在的不死影不能橫向移動,因此我們還能筆直的行走。可是,到了『環』裡面時,不滅影就不只有爪,還會有腳和口,到了最後不劫影會有眼,我們可躲不過有上千上萬隻眼的影子。」

「那……我們在賭……什麼?」

苦思交疊起雙槍,檔住爪子的攻擊,強行推開爪子後微側身體,溜了開來,整套動作只花費幾秒完成。

「就是在賭,我們能否跑到『實』層﹗」

雨辰雙眼炯炯有神的說,腳下的步伐似是練習上次上萬次的舞步一樣,前後左右跳躍閃躲,配合著上身的搖晃,整個人彷彿是流水般難以捉摸。

 

霞紫治療完腳上的傷後躍回地上,她的步法雖不像雨辰般乾脆利落,但卻比雨辰更為優美。霞紫的雙手攤放在身後,任由風向順從自己,上身閃躲的幅度比雨辰要大,不像雨辰把雙手套在褲袋中運用精確的眼力在最後一刻閃避,她順應著風向、奔跑的速度及爪子攻擊的角度劃圓。

「哥不需要閃躲的。」

突如其來地繃出的一句,使霞紫和若思頓感錯愕。因為霞紫和若思腦內不禁想著,雨辰的動作略有雨泉影子

「接著的時間就讓我來解釋吧﹗你們盡量不要說話,以確保能保留體力,防守盡量交給小千,但記緊不要用『慟聲』以上的所有聲音。」

「明白了。」

悼千霧把速度放緩,退到最後的位置殿後。若思和霞紫也屏息以待的點頭,準備聆聽一直猜想的答案。

「真正的創世現在已經沒有人記得,留下來的就只有零星的寓言、傳說和各種不盡不實的歷史故事。創世開端之後是海神星系的誕生和各種生態的形成。可是,真正重要的是唯一和萬物的孩子,以及世界的平衡法則。」

雨辰嚥了一口口水續說。

「唯一和萬物打破一切也創造一切。他們化身為定理和創世平衡世界,而他們的孩子則孕育出各種生態系統的生命。水、火、雪、風等等的自然全都是唯一和萬物的孩子,但是孩子帶有的遺傳因子各不盡相同。精靈術是由精靈構成的,人們都信奉著世間萬物都由精靈所構築,因此,精靈便是唯一和萬物的孩子的說法植根在人們的心裡。可惜的是他們只答對了一半。」

爪子像是變得聰明了,不再胡亂地抓擊,只品嘗皮肉,而是拉扯住若思飄逸的長髮,使她後退了幾步。霞紫見狀,毫不猶豫的揮刀,數千根頭髮落到地上。

雨辰稍微回頭,當若思脫險後再度開腔。

「真正的現實是精靈也分為兩大體系,一半比較接近父親定理,一半比較接近母親創世。精靈有其階級,一般人會把精靈按能力分為九級,但那階級只是人們的廢話。真正的分級是由一開始跟著唯一的星星、汪洋、火江和大地形成的母體靈,另外與母體靈對等由萬物分化出來的則是古靈。」

一直靜心聆聽絕少發問的霞紫突然稍停了一下,乾旱的嘴唇似是半世紀以來從沒說話似的,連擠出聲音的力氣也十分困難。

「那即是世界一直都被一分為二?唯一和萬物、定理與創世、古靈和母體靈,而人們則是由這基礎孕育,精靈的世界和五星人的世界,但是一直繁衍的世界從根本上是沒可能平衡的,對吧?」

團聚的影子驚覺到移動的獵物停頓後,瘋狂的爭先恐後,以圖搶奪到最肥美的嫩肉。再一次悼千霧的唬叫使影子的慾望粉碎開來,撼天動地的叫聲也催促三人的腳,使他們再動起來。

雨辰點了點頭,與其說是解答,倒不如說是揭示開一層又一層的絕望。

「精靈有精靈的繁衍,五星人有五人的繁殖,世界一直傳承下去的同時矛盾也不斷在擴大。真正的母體靈和古靈一直都保留著原有的姿態,因為他們知道不能混雜。可是,從母體靈和古靈分散出來的細小精靈根本無從得知自己創生由來,也並不知道自己屬於那個體系。經過這麼數十憶年的演化後,創世的現實已被淹沒在時間的沖刷之中。」

「難怪水晶精靈會放棄和月輪之靈的愛情……」

若思低頭喃喃的道。

「水晶精靈是母體靈,月輪之靈是古靈,他們不是不能在一起,只是他們作出了選擇而已。就像我一樣……」

雨辰突然抽出左手緊握的拳頭,咬牙切齒得嘴角流出藍血。

「辰,我們要到『環』裡了。先說重點,不然我怕她們很難靜心的聽你說話。」

「倒不如由我輩幫你說,你們一直以來在防止的,一直以來在隱瞞的。提多里路家政府的目的是重新把世界結合起來。」

突然一道刺眼的紅光染滿四周,如同世界所有的可見光都只餘下紅色一樣,除了紅色,就只有紅色。

「另外,你的不甘是因為你和霓霞紅才是真正相愛的一對。偏偏你是定理,而她卻是真真正正的母體靈。沒錯﹗霓霞紅是流言師、是母體靈,她是創世時代的星星化身,化表著世界的希望。」

一雙冰藍色的雙瞳散發著與從前的雨辰不徨多讓的寒氣,冰藍色的頭髮看上去卻沒有突兀的感覺,異常冰冷的冰冷把滿滿的紅色都冷卻是冰藍,雙眼中沒有多餘的情感,他的語調並不平板卻讓人無法感覺到絲毫的感情。

他就像是自然的存在,自然的一切,海神星系大財團的獨子—月狼。

 

                                                                                                            流筆

                                                                                17/8

                                                                                     5:29

TOP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6514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6-20 08:01 清除 Cookies - 聯絡我們 - 皇冠讀樂網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