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玩紙飛機到上太空 夢想教室
皇冠讀樂論壇


《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即日起開始預購,11.28正式發行!

 
標題: 【參賽作品•15】海風•別戀
Zenky (M.S.Zenky)




UID 65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2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6-5-16
來自 魔法禁止02 12/11 全台上市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6-7-4 03:20  資料 主頁 簡訊 
【參賽作品•15】海風•別戀

※不好意思,此為徵文活動作品刊登頁面,活動結束後所有作品會刪除,還給月台乾淨的空間。臨時洗板狀況可能會造成巫巫們閱讀其他文章之不便。望請見諒!

…。…。˙.+。☜♥☞。+.˙。…。… 新希望、新月台、新小說 月台改版徵文比賽 嵺@品閱讀頁面 …。…。˙.+。☜♥☞。+.˙。…。…

嵺貒戮伅﹛G2006/7/4至2006/7/31下午3:00整 嵺貒摯洁G請點我投票!一人最多投五票喔! ◎參賽作品數量相當多,請各位耐心閱讀 ◎注意!請不要在作品閱讀頁面投票或發表評論,以便日後主辦單位刪除該主題,違者視同廢票

【參賽作品•15】海風•別戀





TOP
Zenky (M.S.Zenky)




UID 65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2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6-5-16
來自 魔法禁止02 12/11 全台上市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6-7-4 03:22  資料 主頁 簡訊 
【參賽作品•15】海風•別戀

生命中      我一直在尋找所謂的希望 直到有一天    當我真的找到時…… 命運的死神卻也在希望之後降臨了…… 【我希望……希望……】 ──**|||ⓗⓞⓟⓔ〃──

天空是灰濛濛的一片,迷濛得連星光也變得薄弱,沁寒的夜風呼嘯著我的顏面,我像是漫無目地的在街道上行走,雨後的夜晚看不見任何人,靜靜地......被一片死寂所覆蓋。 雨意朦朧、隨著纏綿不去的萬絲愁意飄零,塵封已久的記憶也逐漸浮上了腦海。 「如果你只能活半年,你最希望能做什麼?」好幾年前,小雪突然問了我這問題。 「我希望……希望……小雪可以一直陪在我身旁!」我像是稚氣未脫的小女孩般答道,起初的回答是如此…… 小雪是我從小到大的好友,但卻在那一次之後的一場車禍帶走了她,至此我的生命不再有任何希望…… 記憶重回還未認識小雪之前,我第一次遇見了他…… 那年,我七歲,自己最信任的母親把我帶到了森林,丟下我一個人。 我沒有哭,也沒有鬧,甚至只有靜靜的坐在一棵樹下,等待她回來。 我帶著小小的希望,一直等著她,因為那時的我還不懂什麼是『殘酷』與認清『事實』的真相。 『妳是誰?你一個人在這兒做什麼?』一個約九歲的男孩問著,他有一雙湛藍的眼瞳,半長的飄逸藍髮,讓他的帥散發出那令人欲淚的魅力。 『我叫鏡羽寒,我在等我媽媽。』我傻傻的道,凝視的那如遼闊海洋般的幽邃雙眸。 『那妳媽媽呢?』他仍感到疑惑,在眼裡的海洋轉成了圈圈的漩渦。 『她下山了,她叫我一個人在這兒乖乖的等她,不要亂走。』我將媽媽對我說的話又重複給他聽。 『笨蛋!她不會回來啦!』他的疑惑轉成了氣憤,卻令我百般不解,藍色的海洋激烈的翻起陶陶的浪花,我彷彿也被捲入了其中。 『才不會呢!她一定會!』不服氣的我,決定和他辯下去。 『笨蛋!她不會回來的!她把你丟在這裡耶!!』我不懂他為什麼要叫我笨蛋,我明明才和他說過我名子的,但在辯論聲之中對於媽媽的信任也逐漸動搖了,可是....媽媽她....怎麼可能會就這樣丟下我呢?我....不相信!! 『媽媽她……不可能騙我的!』我掙脫了那繾捲的浪濤,激動的大叫起來。 『笨蛋!她真的不會再回來了!她把你丟在這就代表她不要妳了!』又是笨蛋....但他憑什麼如此肯定,媽媽她...一定會回來!。 『我要等她!!她一定會!!一定!』說出了這句話,心中卻少了肯定,反而莫名的感到空虛。

我等著,一直等著…… 直到了希望落了空…… 我才發覺……

我就這樣傻傻的等……癡癡的等……心中的期盼早化為失望……倔強的淚水中終於忍不住決堤。 『妳不要哭了,跟我回家好不好?我家在很遠很遠的地方。』男孩伸出手,和煦地陽光灑在他的藍髮上,亮晶晶的…….沒有刺眼的感覺,只有一股暖流傳入我心坎,然後……我笑了。 但我搖了頭,只是對他說。 『你帶我下山就好。』 一路上我蹦蹦跳跳的下山,替自己交了新朋友感到歡愉,男孩卻是皺著眉,令我非常不解。 『妳很怪耶!幹麻這樣?』我指著他那皺成一團的清秀眉心道,標緻的五官讓稚氣的臉蛋看起來依舊魅力不減。 『哼!妳好幼稚耶』我歪著頭思考,我哪裡幼稚了。 於是我跑到了湖邊掬起一捧水,冰冰涼涼的,好清爽。然後,我往他臉上潑── 『咳、咳,妳幹麻啦!!』他生氣的衝著我吼著,一付惱羞成怒的模樣,令我覺得好玩。 『玩水呀∼』我帶的一付嘻皮笑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妳─』說未說完的他卻又被我潑了滿面的冷水。 『哈哈哈──』我調皮的笑了開來。 『可惡!妳不要跑!』他跳起來,於是我們就這樣嘻嘻哈哈一路跑下山了。

原來,這就是快樂…… 一場生命中的偶然…… 彷若隨波逐流的相逢…… 但終究要分離……

當時的我真的很快樂,好像自己不曾如此快樂過。 『很高興認識你,妳叫什麼名子呀?』我問道,兩顆眼睛直直的盯著男孩的身後,一個嬌艷動人但卻冰冷冷的女人,就站在那兒瞪視著他。 『我要回去了,我也很高興認識妳。』男孩揚起嘴角,一抹溫柔的笑綻放開來,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笑,他笑起來的樣子好迷人。真的,很迷人。 男孩終究沒有告訴他的名子,我凝望著那背影發愕……他是那麼的神秘與特別,從那次之後我就不再見過他了,之後小雪的母親收留了我,到此我和小雪成為了形影不離的好朋友。

曾經何時,快樂依舊在…… 物換星移,一切都走得太快…… 不及發覺,早為時已晚……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是時間走了太快?還是我太晚發覺? 我不知道,一切都不一樣了……小雪走了,我的生命只剩下半年,半年……好短暫,短暫地令我的希望來不及企及,我所擁有的一切終將被病魔所奪取…… 血癌的細胞正在我體內不斷蔓延著,直到佔據了我為止。 『如果你只能活半年,妳最希望能做什麼?』同樣的問題,如今卻有了不一樣的答案。 『我希望……希望……我能逃離這世界...遠離這沒有任何希望的寂寞世界,或許....這樣我便能見到他了……』 我呢喃著,說出了此刻心中最肯定的答案,九年前的他……依昔在我心裡,我期盼能夠再次見到他,即使是一面也好。 我走著,持續的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多遠……我兀自重複著相同的動作,一直走著…… 不知不覺,我似乎來到了自己最嚮往的海邊。 海邊的風有著憂鬱的味道,和著眼淚,感覺微鹹。

我思念那端彼岸的你    雖然我不知道你再哪…… 無力振翅    我想乘著海風飛躍地平線 抓不住沙灘上的月光  一波又一波的潮汐 我見不著      無垠遠方的你

海浪拍打著月光下的沙攤,帶走了白沙,卻帶不走思念的困頓。 我輕柔躍入,鹹鹹澀澀的海水澆進了我的心底,好悶、好疼、難以呼吸,我闔上雙眼,任由身體往下沉著,讓自己飛躍遠方的國度。




TOP
Zenky (M.S.Zenky)




UID 65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232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6-5-16
來自 魔法禁止02 12/11 全台上市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6-7-4 03:24  資料 主頁 簡訊 
【參賽作品•15】海風•別戀 2

『妳是誰?妳一個人在這兒做什麼?』我睜開雙眼,全身痠痛地彷彿不是自己的身體,眼前的少年有著深邃的眼瞳,飄逸的藍色長髮灑脫的散落至雙肩,有種似曾相似的熟稔。 我詫異的望著四周,現在依舊是夜晚,皎潔的月光灑落在陌生的湖畔,而我正倒在湖岸旁,身旁伴著一名少年。 『唔……這是哪?我還活著……』我愣了一下,這……怎麼可能?這裡……到底是哪? 『這裡是霍格華茲,妳是麻瓜?』霍格華茲……沒聽過……好特別的名子,麻瓜……又是什麼?植物名嗎? 『什麼東西?』我問,彷如童稚時期的純真又回來了,好久……沒那麼釋懷過了。 『妳叫什麼名子?』少年問,好像沒聽到我說話般,有點生氣,但我還是抬起頭莞爾道。 『羽寒,鏡羽寒。』少年一愣,我有些不解。 『怎麼了嗎?』 『沒什麼,你的名子很好聽...』一抹微笑至少年得唇畔勾起,我也笑了起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一個陌生的少年竟會給我如此感覺,只是覺得他的笑柔柔的,好溫暖。

我不記得自己次從何來的? 更遺忘了悲傷的感覺…… 我只希望...能如此一直快樂下去……

漸漸地……我們成了朋友,我也開始意會到霍格華茲的特別....真的很特別...它是個魔法學校,可惜我不會魔法,不然我想擁有一對翅膀,飛到有那個男孩的國度去找他…… 然而我也想讓自己好起來,因為我知道自己的病情總是一天又一天的惡化……

我在尋找希望…… 希望仿如咫尺天涯 

   我的心感覺好沉悶、好痛苦,快不能呼吸了,時間不多了……痛苦的感覺如荊棘般纏住我的心,它就快佔據我了,你到底在哪裡?怎麼還不來……       遙遠的地平線         沿著平行無盡蔓延著                   這般單純的戀形成我對你的期盼    海浪拍打    海風輕拂                  一日又復一日去    期盼早化為灰燼               隨著浪花飄散。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你卻全然沒發覺,你在哪裡?我好想再見你一面…… 我發覺……我又記起了哀傷與絕望,它們無時無刻的在我心中徬徨著,你在哪裡?我好想再見你一面…… 我也發覺……漸漸地……我對少年得感覺,越來越熟悉,但我卻想不起來……而我知道...對他,也許已經不只是朋友的感覺形式了……你到底在哪裡?我好想再見你一面……即使一次也好……

我尋著自己的希望 茫茫人海的找尋著 卻沒發覺希望早已身旁 原來……原來……時間已經過了太多了……

我似乎做出了最終的決定,我想離開少年……即使我還是找不到你,但是我知道自己的時間已是到了最後一刻了……如果我離開,就沒人會因為我感到難過了……少年一樣,你亦是如此…… 我一個人在湖畔的小徑。 我要找少年……向他道別,然後用自己最後的一口氣飛去找你....雖然我沒有翅膀,但我現在只能做到如此了……。 我繼續行走著,突然間,我看見了少年,但心卻瞬息的糾結了起來……眼前的景象……令原來應該感到痛楚的心麻痺了……空白……我停止了,就這樣陡然停止了……我看著少年,他吻了那位金髮女孩,難分難捨地相擁著,如火如荼的唇貼於唇的畫面……那背影……我終於認出來了……好熟悉……熟悉的令我欲淚……原來,一直都是他……我要尋找的男孩,其實一直都在我身旁……藍色的長髮輕柔的在肩後飄逸,還有……那似曾相識的湛藍……為什麼我直到這時才發覺? 我揚起嘴角,淚卻滑落了下來。 我高興,因為我終於找到你了…… 我悲傷,因為我雖然找到了,卻握不住手中的幸福…… 倏地,一股劇烈的痛楚瞬間在胸口激盪,翻騰了起來,伴隨著炎熱的液體迅速地竄至喉間。 竟有種難以言喻的痛,毫無預警地奔湧出口中,躍入我冰冷的掌心。 我無力的跪了下來……血……緩緩地淌出了我的掌心,滴落至草皮,我怔愕的看著那被自己的鮮血所染紅的白皙雙手,內心仍感到心中的一陣茫然。 少年衝了過來,即時扶住了將往後傾倒的我,痛……依然快速地佈滿了全身,伴隨著胸口的疼,心碎也不至於如此難受。

我找到了希望…… 但卻握不住那原本該屬於我的幸福…… 痛楚彷若安魂曲般,死神在我身旁環繞著……

好痛……心真的好痛、好難受,我已分不清這種痛楚的來源究竟是心痛還是病痛了…… 少年看著我,那眼裡的海洋絡繹不絕的翻覆著……像崩潰了般,是心碎的顏色、是痛心的深湛、憂藍。 我用僅剩的一絲力氣取下頸上的項鍊,這項鏈的繩子是純粹的黑色,鍊子的尾端繫著小小的玻璃瓶,瓶中有著記錄三千兩百九十五個日子來我對男孩無盡的思念,少年手微微顫抖的接下了。 我希冀已久的這一刻終於到了,我笑著,臉上盡是滿盈的幸福洋溢著,忽然間── 『你這個笨蛋!你為什麼要瞞著我?!』少年突然激動的衝著我吼道,我愕然的望著少年的雙眼,然後低下頭,用著模糊柔弱的嗓音答道。 『因為……我怕……我怕……你會難過,如果你只能活半年……那你……最希望能做什麼呢?』我問著,胸口的刺痛令我視線一陣模糊,好痛……!!每陣呼吸都猶如是利劍穿心強烈的疼,好希望……就此解脫。 我痛苦的闔上眼,劇烈的痛楚糾結著我的胸懷,似乎已經是最後極限了。 『我會希望……讓那女孩之道,其實……從第一次見面時……我就愛上她了。』少年嘶啞的嗓音,令我愀然地在我耳畔低迴著,聽的好難過、好痛苦,原來...這才是真正的痛,遠遠超越了身上的疼。 『那妳呢?』少年問著,語氣變的很平靜,我掙開的雙眸,凝望著那澄澈的海洋變得沉靜而柔和。 『我……如願以償了,只是……我還沒知道……你的名子。』我微弱地說,忽然,前面一片黝黑,我看不見了!我的世界頓時成了一片無底深淵,好黑……完完全全的那種暗,沒有絲毫的光線,看不見任何東西,只有黑暗……我好怕……好怕再也看不到你的臉…… 『天狼星...天狼星•布萊克...』忽然一雙溫暖的手觸及了我仍冰涼的掌心,伴隨著那炎熱的吻,熨貼上我微開的唇畔,我感到一陣心暖,彷彿所有的痛楚都瞬息的驅盡了。 死神的腳步停了下來,當鐮刀揮落的那剎那,黑暗之中我似乎又見到了男孩的臉龐…… 藍色的海平面上吹來了徐徐的海風,而這次,有了幸福的味道。 天狼星……我會記得,這曾經令我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的名子;天狼星……我會記得,這曾經陪著我歷經三千兩百九十五個日子煎熬而終成幸福的希望;天狼星……我會記得,這曾經讓我尋找了許久最後歷盡滄桑才遇見的男孩;天狼星……我會記得,再我生命最後一刻才歸來的幸福;天狼星……我會永遠記得……

縱使再生命的最後一秒 才找到了希望 那麼三千百九十五天 都會是幸福的…… 因為,我已如願以償…… 【我希望……希望……】

──**|||【The End〃】──

嵺貒摯洁G請點我投票!一人最多投五票喔!注意!請不要在作品閱讀頁面投票或發表評論,以便日後主辦單位刪除該主題,違者視同廢票 [ 本帖最後由 Zenky 於 2006-7-4 14:22 編輯 ]




TOP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5 Comsenz Technology Ltd
Processed in 0.04514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7-17 21:48 清除 Cookies - 聯絡我們 - 皇冠讀樂網 - WAP